四月青海湖,一场匆忙说走的旅行

这是一次仓促开始的出行,在 14 年去云南放荡过之后,心里多少还是有耐不住的冲动,想要找一个地方安静散散心。

清明假期不长不短,如果“双飞”出发的话,倒是刚刚能有一个不错的短旅行。三四天时间,适合找一个地方安静待着,看看风土人情,与超过十天那样的“奢侈”假期完全不同风味。

但是想象跟现实总是有着巨大的差别,我在匆忙两天时间完成西宁、青海湖二日游,头天出发第二天返回,一场匆忙说走的旅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概是最好的注解。

选择去西宁,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莫家街的羊肉、酸奶都不错,但国内每个城市都能有些不错的小食,大抵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特色。更多,还是因为青海湖。

但,零碎有一些记录,作为这段行程的开端。

对于西宁有个说法,是内地人眼里的边疆,边疆人眼里的内地,有不少人会把这里当做自己青藏旅行的第一站。同时,汉、藏、回三族的共存,给这个城市增加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语言、饮食、建筑。

对于西宁,这个城市另外一个标签便是宗教,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其中著名的塔尔寺被誉为黄教藏区六大寺庙之一,而东关清真大寺也是西北地区四大清真寺。

宗教特色,大概是我对西宁印象中最特别的一部分,此前我并没有去过宗教特色很重的城市。而西宁大部分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人,他们的生活有清真寺、礼拜、朝圣,这些对于普通人完全陌生的词汇。上图的男士,是东关清真大寺内的一名“演讲家”,是的,没错,他讲述伊斯兰教教义的时候,那种充沛的热情能够让任何人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在青海湖周围,留给我的几个印象:第一是云淡风轻,尽管四月份的能见度不是很好,但仍然可以看到很蓝的天,因为高原气候的原因,所以四月还能看到很多雪山,雪山的顶上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云朵。

第二是天气变幻莫测,在去青海湖的当天,西宁市区的天气还不错,但在去青海湖的路上居然还下雨了,好在下午又放晴了。

第三是鬼,怎么说呢,貌似去藏区旅行都会有这样的问题。东西比较贵,纪念品一般价格比较黑,住宿比较贵,而且景区周边的配套还是很差。回来听包车的师傅说,因为青海湖适合游客来玩的时间比较短(大概5-10月),然后几乎大部分人只来一次,所以大家的心态都是宰一个算一个。

青海湖,应该怎样评价呢,这不是一个需要去“旅行”或“旅游”的地方,而是适合去经历的地方。徒步、骑行都是不错的选择,天高湖阔,天下大可去得。

同行的姑娘,开朗大气。

最后上一张自己的大脸照镇楼,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且行且珍惜。

傻子钱,容易赚

天使是婊子。

之前有过一个很好的总结,对于那些自诩高大上,或是用户质量奇高无比的产品,通常结局不太好。

一方面这帮极客、IT 人、投资人、媒体人接受新鲜事物都极高,最善于感受到致命的 G 点,并通过高效的影响力传播开来。

但另外一面,他们的习惯决定了他们只会追逐最新、最刺激的事物,例如,我从来不会迷恋任何一个互联网产品、服务超过 2 个月。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把握好这个窗口期,想着怎么把傻子圈进来,或者根本不用考虑这帮“聪明人”,婊子的称呼恰如其分。当然,也不乏有很厉害的团队,成功度过窗口期,让他们的产品、服务变成我的日常消费,乃至为之付费,但这事儿几率极低。

记住一个定律,大多数“商品”,都是高端口碑,中低端利润。搞清楚这件事,做很多事情就一目了然了,做面向傻子的事情,同时把自己放在傻子的位置。

开始与告别

人生,就是不断地开始,与不停地告别。

十分钟前,我发了这么一条状态。没写出来的一句是,但我们却发现,永远也少一个机会说再见,只因你不愿相信。

刚才一位同事的父亲离开了,3 月 25日 他跟相恋八年的女友扯证结婚,命运就是这么微妙的一种东西。你所不愿意失去的,正是你不断前行的一部分,不因为任何外力而延迟。

有这么深的体会,是因为一年多以前“奶奶”去世时,我曾有过同样痛彻心扉的感觉。最痛的感觉不是恨,而是这个人不再跟你有关,而且她的一切一切,都会被时间给抹掉痕迹,如同从未存在,这让人恐惧。

在我们出生后的数年,父辈们的父母、长辈也就是这样消失。

我爱奶奶,她之于我,像是撑起一片天空的伟大母亲。所以我的伤痛,远比丧母要来得直接得多,子欲养而亲不待,时间,你能不能更慢一点。

这便是人生,这便是命运,这便是千万人须遵从的规则。曾经想过一件事,假设有一天生命科学进展到人类可以无限寿命的时候,我们这一切的伤痛是不是应该终止了呢?

答案,或开始与告别,并不是那么简单。

春光乍泄,多图杀死猫

言简意赅,直接说事儿。

周日去南锣、鼓楼、后海那一片儿扫街,北京许久不见的艳阳高照(虽然尼玛今天又是雾霾袭城)。

拍了一大堆图,大概有两百多张,回到家吃了烤鱼调图到半夜,最后剩下了 122 张,春光明媚呀亲,再也不是尼玛活在电影跟图片里了。

重点是,尼玛,一大波妹纸呀,可不是说闹的。然后一个个打扮地花枝招展地,一起出来游街,作为伪摄影艺术爱好者的我,可是绝逼不能放过的呀。

全部套图,请前往百度网盘:http://pan.baidu.com/s/1gdzJ5D5 密码: j43a

全是无码大图,RAW 稍优化出,狠适合做壁纸,或者那啥那啥的。看过这些照片,你在家里也能够领略美好春光了。FML,好像赶脚哪里不对的样子,先上几张图勾人。

音乐给了我什么

今天上午出门,戴着耳机,听着从虾米 iPhone 客户端里面流淌出来的音乐,忍不住一阵感慨。一晃眼就这么些年了,最小的时候,我在老家折腾老旧的双卡座收录机,然后去小镇“赶场”买一些不算便宜的盗版磁带,最早的时候我听到了许茹芸、光亮、品冠,然后后来我有了第一台松下的磁带随身听,再到索尼的 Walkman,CD、MP3、国砖,再到现在的 PC Hifi 跟手机随身。

如果问,音乐给了我什么?那答案会是:「温柔的臂膀与对美好生活的热望」。

曾经我五块钱过一周,经历过物质及其贫乏、内心及其困苦的时候,这时候音乐是我唯一的逃脱之处,戴上耳机我就可以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曾经因为窝在被窝里面偷偷听歌,然后一台 CD 机被老爸没收。曾经把两盘周传雄新加坡演唱会的卡带,听了不下百遍,感受别人的小小世界。

音乐,就是你困苦的时候,那能够抚慰你内心的一汪清泉。音乐,就是所有世界背叛你,它能够对你说「还有我」。音乐,就是一个婊子,让人无法琢磨无法靠近。

想起《不能说的秘密》里面黄秋生的一句话:听音乐的小孩,不会变坏。这话,大概是对的。

关于「发烧」这件小事

我是“伪烧友”,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装备党、器材党也许更适合对我的描述。

我经常喜欢一件事情,然后就会翻来覆去地找评测、对比通宵不眠,然后淘宝,过几天这货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就是花时间折腾,改装,尝试不同的搭配,继续花钱升级,慢慢时间被新的东西占据,然后如果是真爱就留着,如果不是真爱就出掉。

我经历过的一些东西,耳机(大小耳机 | 解码器 | 耳放)、音箱系统(功放 | 解码)、骑行(大车 | 小车 | 山地 | 公路)、手电、乒乓球拍、小型录音棚(调音台 | 话筒 | 话放)、MP3(国砖 | 索尼 | iAudio | iRiver 等)…

可以分享的事情,第一发烧是坑,坑的是钱跟时间,无论等快递还是折腾各种搭配虐心,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钱把所有搭配都订过来玩,归根结底还是钱不够。

第二最爽的是过程,知道好或者不好,怎么去达成自己想要的目标,也对新的东西有很多了解,这是看评测、听别人聊没办法取代的,发烧的过程就是要变成专家。

第三是消费观,在大多数情况下,买你能买得起的最贵的,这还得算上你的信用卡额度结合自己的财务预期,这反而比一步步升级更便宜,是最省钱的,例如相机就得玩全画幅。在烧友论坛,对于购买咨询帖最多的回复就是加XXX上XXX,也有众多土豪种草、放毒。但缺点是,少了很多被坑的经历,所以整个 high 的过程会被缩短。

最后,发烧跟钱并没有直接关系,重点是喜欢和过程,祝大家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