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P

2014 年 08 月 13 日

失去了,才知道什么是收获。

得到了,才知道什么是错过。

再绚烂,也不过刹那。

再不舍,也止于分离。

be myself,be better me。

禅叔,走了

禅叔走了,离开北京,这个他待了数年的城市,也离开极客公园,这个他为之奋斗数年的地盘,在这个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选择了急流勇退。回到离家更近的广州,做跟以前更不一样的事情。

无论哪一个,对于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总会试想,如果禅叔跟前女友没有分手,或者说找到一个新的妹纸,这样的结局会不会不同呢?估计大老板如果知道问题这么简单,早就上赶着去给禅叔相亲了。

禅叔其实没啥特别的缺点,不抽烟,不酗酒,宅,目测跟我一样有社交恐惧症,不是一个长袖善舞的社交达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胖。

其实这也不算啥缺点,大多数搞 IT 的人差不多,但是如果你胖,然后又没有一个好的调节身体状态的方法,就会落得跟禅叔一样的下场了,肥胖带来的身体疾病,长期不正确坐姿带来的腰椎问题,大概是驱使禅叔离开北京的最不重要的原因,但至少这是一个原因。

所以,我决定了,下份工作一定要去一家配 Herman Miller 的公司。或者,日薪能够买得起 Herman Miller 的公司。前者,你在乎我的健康,后者,你给我的钱让我自己能够注重健康。

禅叔是 Twitter 名人,六月四日那天他还专程从广东家里来到天安门,不知道国 X 们是否有对禅叔提起注意,毕竟禅叔喝茶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的原话是,自己变了。我想,人人都以为自己不在套里,可是谁又能真的知道呢?

已经不是很多人都记得「可能吧」,Blog 圈、技术宅之外的更是知之甚少。但这并不妨碍它在我心里曾经刮起一阵新风的记忆,总是要有一些人,去做一些大家都想做但却不做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禅叔总归是跑在了前面。

禅叔不是一个 Geek,他只是一个信仰产品的宅(不服跑个分?),装 Geek 见多了,现在 Geek 已经不值钱了。但是有信仰的人是极少的,你知道什么是对的,知道什么是错的,知道怎样去追随内心,知道怎样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什么样的决定。说说很简单,做起来很难,现实和理想,你当是西瓜白菜呢。

禅叔喜欢傻笑,K 歌害怕冷场,由于先天优势粤语歌曲功力不错。看到美女会眼前一亮,但下手甚少,一直怀疑是过河不湿脚的柳下惠。最喜欢的事情是大宝剑,可以放松整日紧绷的肉体和心灵,我们也是一起干过炮、打过枪的弟兄了。

我是被禅叔挖来 GeekPark 的,然后不到七个月时间他自己就跑了,中间还得减去春节半个月时间。对这事儿至今我仍然忿忿不平,第一时间给他发了微信,没回,周五告别式的时候,我没能问得出口,看着那个已经有点瘦了的胖子,突然有一阵莫名的感动。有些答案,问与不问,区别不大,放在心里就好。

说来奇怪,我翻了手机里的所有照片,基本上没有一张禅叔的独照,虽然自己是自拍狂魔,但我也从来不对别人吝啬快门,反正又不用钱,拍拍就拍拍呗,所以就只能用去年 12 月 TB 的照片充数。这事情,已经成为一桩悬案。

我是一个懒人,都懒得写东西,懒得跟人干架争执,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是一个没有财务观念的人,我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讨厌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做过很多不成功的东西,一事无成,我是一个都不舍得狂奔的傻逼,比我勤奋的人很多,比我聪明的人很多。那我存在的价值是啥?我存在的价值就是继续在傻逼的路上继续狂奔,热爱自己所热爱的。

而禅叔,仍将一路向前,也许有一天会杀回北京。曾经在微信群里写下一句话: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祝好!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

图片来自felix824同学,2012年摄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来源)。

撇开很多复杂的立场、对错问题,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仍然愿意向那些曾经愿意「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的人们,并且身体力行去实践去推动,表达我的敬意。

希望我们能永远保有这些良好的品质,不失去对美好生活向往与憧憬的能力,做自己喜欢的人。今天在社交网络禁言一天。

沉重的部分说完了,来扯点不开心的事情让大家开心一下。我购入不到一个月的 Sony α7 with FE 35mm/F2.8,顺利在山西太原迎泽公园被盗,损失一万元人民币大洋。

上图,就是我前一天最后一次给它留影的时刻。

肉疼,肉疼,真 TM 肉疼。本来这是我计划用三五年的人文套装,现在我又变成只剩下 iPhone 相伴的手机摄影党,给自己立帖,一年之内不再入手相机,否则剁手。

iPhone 摄影并无不好,不过相机更多时候是一个玩具,可玩乐趣远超过手机,而且也不用考虑电量的问题,多备几块电池就好了。也许下一部,如果我真的还计划入手下一部相机的话,应该会是 Sony RX 2/2R?

真的是大爱 35mm 焦段!!!

流年不利,就当破财免灾了,报警备案了,但是已经不报太大期望。这件事儿让我对太原的印象,真的是极大的减分。算了,好好恢复心情,恢复工作。

XJP

2014 年 05 月 30 日

有很多人会问,杨涛,你想要什么?

这是一个有病句的说法,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情境,不同的情绪触觉下,这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有一个家,有一只狗,有一个贴心陪伴大家可以相互体贴的另一半,有时间可以一起出去玩玩,没时间可以一起在家里看DVD,在对方需要关心的时候关心,或者只是能够坐在一起,牵着手,一直下去。

有三两好友,不闲有事的时候,也可以出去坐坐喝两杯,听听歌抑或是任夜风拂过面庞,看周围人群来来往往。

拥有值得奋斗并奋斗的人生,偶尔加班到通宵,偶尔消极怠工,有担当、有责任,能找到一些乐趣,并乐在其中。

不因为生活的磨砺,而失去对美好生活的热望与拥抱,多出去走走,认识不同的人,听听别人的故事,也创造自己的故事,不停步,不妥协。

用力生活,用力工作。尽可能做自己,不忘初心。

「迅雷路由」,流量生意的未来

1、这几天看到迅雷路由 6 月 3 日开始公测,主打流量赚钱。内置的“迅雷水晶”增值服务,将允许用户将家里闲置的带宽,来为迅雷云加速、云视频、云存储等服务提供支持,10Mbps 上行每月预计将有 60~100 元收入。

2、谁得益?首先迅雷得益,10Mbps 月租用费用根据地区不同不等价,不过差不多在千元附近,以十分之一的价格拿到带宽,而且自带覆盖全中国的分布式 CDN,路由器 24 小时开机,所以不需要考虑睡眠时段。

3、谁得益?其次用户得益,如果真的按照迅雷所称的收益,那么大多数普通用户能够第一次体验到宽带还能赚钱,甚至相当于免费宽带。另外,如果迅雷能以此模式建立中国最大的分布式内容分发网络,对于用户消费内容的体验也是有一定提升的。

4、未来宽带跟路由器都是免费的!考虑到迅雷这样的「流量运营商」,未来从这块业务上获得的收益,将远远超过硬件成本。甚至可能出现迅雷们为用户提供免费的路由器与宽带服务,然后以获得更多的带宽优势。

5、谁受伤?运营商。用户跟迅雷都得益了,自然运营商就受伤了,最主要是来自 to B 这块流量跟带宽,以前迅雷们都需要向基础运营商购买,价格相当于民用价格的十倍不止,现在他们只需要以十分之一的价格向用户购买即可。

6、运营商会不会被消灭?这话不好说。从趋势看未来运营商的唯一价值就是管道价值,但运营商为了盈利自然会去给自己更多的设定。

7、风险极大!迅雷抢了原有的带宽贩子们的生意,这是一个大盘子,而且里面的人都是极有能量的,包括运营商、中间服务商等一大波利益相关体。利用 to B 服务的行业准入规则,可能是贩子们最先会想到的刀子。

8、新带宽运营商。未来,每一个拥有大量端用户能力的服务商,都可能变身带宽运营商,这些运营商除了可用于自有服务,还可以做成 to B 服务面向第三方盈利。路由器是一个好的切入口,因为它是一个低功耗、每家必备、24小时开机、智能可定制的网络设备。

罗永浩就是个锤子

图片来源:摄影师高远

1、罗永浩连续吹了几年牛逼,总算拿出了第一款能够看得见的锤子手机。再次验证了做手机这事儿已经足够低门槛,要搁十年前,没有 Android 跟成熟供应链,再吹几年牛逼一样出不来。

2、评价罗永浩跟锤子手机,都 TM 扯犊子。如果你们觉得他们没有扯犊子,请把第二条重新读一遍。

3、对于锤子一号,正确的态度是,喜欢你就买,缺货是肯定的,不喜欢你就不买,也别 JJYY 酸牙齿,掉份儿。罗永浩干的就是让消费者甘愿跪舔的事儿。

4、谁是消费者?一听这话就知道你不是消费者,该干嘛干嘛去。

5、罗永浩说感谢雷军,这话是对的。不过雷老板现在已经统帅多条战线的三军领袖,罗胖是一个刚开工的手机作坊老板,无高下分,各有田地,自得其乐。

6、你觉得锤子手机贵,那你就不是罗永浩的锤子,人家花了大价钱、大时间做的东西你看不懂、瞧不上,要么滚去用苹果,不然就乖乖用双卡双待超强待机 X 霸王手机。

7、人群的优越感,这事儿不能小看。你别看小米现在用户群扩大了,但其实核心的米粉群体、MIUI 发烧友反而不那么清晰了,这是少众的优势。

8、罗永浩那张脸,值一千块没问题。再说了,人家都免费讲几年相声了,你 TM 花点钱买票会死呀。

9、生意就是生意,在商言商,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另一方面,生意也是政治,在妥协中前进。

10、再不疯狂,我们都老了。

11、我唯一喜欢罗永浩的地方,是他仍然愿意去坚持一些东西,尽管他的手机没有符合互联网精神最重要的一条————免费,这事儿让我很是气愤。

12、拼成本、拼性能,是个人都会做的事情。但是做好的事情,赚好的钱,让客户满意,让员工都能买得起车房,充满幸福感而不是蝗虫感,这事儿很重要。好的企业是能够在消费者、社会、雇员中间获得平衡。

13、我希望他们今年能够卖 50w-100w 部手机,不要卖期货。否则我不得不承认抢不到小米,真的只是因为没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