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马化腾

手机 QQ 被马化腾干死了?

手机 QQ 被马化腾干死了?

正确答案也许正是腾讯或者马化腾在向手机 QQ 下黑手,不过这不见得是坏事,也让这款叱咤风云的杀手级应用清醒一点,早死早超生或者败部复活都有可能。

大家对 iPhone QQ 4.0 的恶评如潮只是表象,1 月 28 日腾讯宣布调整移动互联网业务架构,手机 QQ 和超级 QQ 调至社交网络事业群,这两款有强烈运营商、SP 色彩的应用,终于重新回到了即时通信团队手里。

有未经确认的消息称,调整后的手机 QQ 产品由马化腾亲自督战。如果消息属实,那么马化腾给手机 QQ 出的药方便是“微信化”。

如果仅从产品角度看,这个策略未必就错了。首先将传统 QQ 的在线、离线概念复制到移动设备未必适合,其次在诺基亚 Symbian 成型的手机 QQ 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了,新规矩包括引入推送、引入语音、更多的碎片优化。

我们对比现在的 iPhone QQ 与多年前的 Symbian QQ,其实更多是屏幕尺寸、精细度、小功能的变化。微信化或者说交互轻量化、碎片化的趋势已经成为必然,手机 QQ 正在做的是它正应该做的。

用户当然会阵痛,考虑到 5.5 亿的用户基数,他们已经无法忘记多年以来的使用习惯,被骂是必然的,但用户从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从 IM 模式到碎片通讯模式的趋势无法逆转,如果不改变就无法适应新的用户习惯,他们会被“微信”、米聊、Talkbox、Line 抢掉。

这就是马化腾的答案,在他看来,手机 QQ 与微信从来都是并行关系,并无替代可能,至少现阶段没有。从装逼产品分析角度说,手机 QQ 跟微信的用户群还是有差异的,具体差异 1、2、3…从实用的角度看,手机 QQ 与微信的相互倾轧,反而会影响腾讯公司的利益。

所以手机 QQ 发生改变的两个目标:1、符合新形势下的群众使用习惯,能够赶得上趟;2、不给竞争对手机会,不能让手机 QQ 的“目标用户”流失;3、做差异化,手机 QQ 与微信共同做大,一起搞个 10 亿用户总数。

马化腾在 GMIC 如是说:“这里面还是一个很好的保障平台,过去我们没有做好,晚了一年、两年。今年花了很多的时间,组织架构调整完以后,内部重整,把手机QQ的产品线梳理一遍,我相信未来有更多差异化产品的方向让大家看到。”

所以,马化腾要革老手机 QQ 的命,让手机 QQ 不要紧跟着微信的屁股后面瑟瑟发抖,激发他们的二次创业激情。也让员工知道,老大不是只看重微信,家生、放养一起疼,双轨双线,共同奔向小康幸福路。

微信关注网中央

李彦宏步马化腾的后尘,大公司的穷途末路

很喜欢程苓峰给出的对比,把李彦宏的《改变,从你我开始》与马化腾两年前的《开放八条论纲》相提并论,在腾讯转型开放之前的3Q大战曾经让这家公司饱受争议,而让李彦宏开始呼唤狼性一个重要的契机则是3B大战,同样的对手获得了类似的效果。

百度跟腾讯都应该感谢奇虎360,有这么一个棘手的对手,才能够让他们痛下决心去做改变。

两年后腾讯有什么变化?打造了微信抢占了移动互联网的桥头堡,超过2亿移动用户拥有巨大可能;开放政策初见成效,马化腾10月表示即将开放最重要的QQ用户关系,累计的分成收入和开发者的实际收入已经超过10亿元人民币,单个开发者单月的分成收入已经突破2千万人民币。从简单的复制创业公司到收购、投资进行组合,跟Groupon合作高朋网,收购康盛、易讯、好妈妈,投资金山、美丽说、创新工场、华谊兄弟、好乐买、艺龙、珂兰钻石、F团,甚至还在硅谷小额投资了多家创业公司;将已有七年历史的业务部门制(Business Units,BUs)转向事业群制(Business Groups,BGs)转变。

不能说360让腾讯更有钱了,但却让腾讯更强壮了,在业界的地盘更稳固。成功由全民公敌与暴发户形象,蜕变成了一家成熟、稳定、可信赖的成熟大公司形象,也顺便解决了未来的业务方向问题。所以,马化腾应该请周鸿祎吃饭。

大公司的穷途末路,这提法是我最近想出来的。他们有钱、有人、有流量、有品牌,但在既有模式达到顶点的时候,他们没辙了,搜索广告也就那样了,所以Google收购了Youtube,做了Android、Chrome,也投资了一大堆公司。IM&抄袭也就那样了,所以腾讯做了开放+投资的组合。软件也就这样了,所以金山进行了拆分与团队激励,傍上了雷军系跟腾讯。游戏也就这样了,所以盛大进行了拆分与私有化以图二次爆发,按照陈天桥邮件说说是“从互联网娱乐公司转型为互联网控股型集团”。你说阿里?当我没说,马老板是最喜欢发邮件的人。

大公司的困境,是创新的困境,是增长的困境。看着一堆创业公司跟竞争对手,天然对各种创新持质疑态度,一家独大的日子不复存在,随时都有被革命的危险,惶惶不可终日。人人都讨厌这股暮气,却无法可为,还需要面对内部的各种明争暗斗。李彦宏的“狼性说”,正是为了摆脱这一困局而来,除了已有的搜索与社区产品,百度新增长业务实在是乏善可陈,如何破局自然需要狼性。

第一招是剥离与拆分:爱奇艺算是一个不错的正面范例,通过剥离与资本运作不用受“百度习气”与规矩的影响,在视频领域占得一席之地。

第二招是内部孵化与创业,通过提供扶持条件来鼓励内部有想法的员工,依靠百度优势来创业,打造一个百度系来稳定地盘。

第三招是开放,把百度的流量、用户优势开放出来,让开发者跟创业者在这基础上赚钱,这样自然百度也能够赚到更多的钱。

第四招是外部投资与收购,百度是一家有成功收购履历的公司,当年收购HAO123被看做是经典案例。近期也有一些收购案例,例如去哪儿跟魔图精灵,谈不上是太成功。有钱怎么花出去,赚到更多的钱,外部投资与收购是跨不过去的一道坎。

李彦宏的狼性说只是一个开端,如何让百度“野”起来是关键,摆脱现有的百度卖假药、算法不公正的印象。那么两年以后,也许李彦宏也应该请周鸿祎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