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腾讯

“搜狗”嫁“腾讯”,王小川成半个大佬

搜狗被腾讯收下,搜索、导航、输入法三驾马车又要变局了

搜狗被腾讯收下,搜索、导航、输入法三驾马车又要变局了

传了大半年的绯闻终于落定,最终合法约炮的既不是媚眼阵阵的 360,也不是可买可不买的百度、阿里,最后出手的是腾讯。新闻通稿是:腾讯投资 4.5 亿美元+搜搜+输入法,占股 40% 并组建新搜狗……

1、这对于市场是好事,一元、二元都太局限,拥有三个竞争者能保证市场快速迭代。百度算老大,但优势已经不如两三年前那么明显;360 搜索 18% 份额位居老二,并且仍快速爬升中;搜搜 + 搜狗约 14% 份额,可堪一战。

2、三家的格局都类似,搜索、导航、安全、浏览器、输入法,360 差输入法,百度差浏览器,新搜狗什么都不差,但除了输入法什么都还不够强,得看腾讯如何利用渠道能量输血了。

3、既然是战略投资,如果腾讯想要从这笔投资中赚到钱,并且扼制竞争对手 360 的话,那么就一定要砸资源保护这笔投资。从这个角度看,新搜狗是前盘看好,王小川也有这样的能力,但周鸿祎实在太精明、太狠。

4、王小川是最大的获益者,不谈是否敌对,在老搜狗中以王小川为首的管理层牵制力量太弱,搜狐的控股可能会成为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被收购,显然也不是一个好选择,意向性的买家里面周鸿祎、马云、李彦宏名头都不弱于王小川,王小川以及现有搜狗管理层的价值会被快速压低。最好的选择是找巨头进来入股,但是又不影响王小川的领导独立性,事实证明王小川做到了。

搜狐继续控股,张朝阳继续当董事长,腾讯方面刘炽平、任宇昕进来当董事,王小川保留董事席位并继续做 CEO。实质上的情况就是,搜狐出股份,腾讯出钱和资源,给张朝阳抬轿子,跟 360 死磕。

5、王小川成为半个大佬,这是一张机会票,混得好就变成大佬。跟当年在金山苦逼多年的雷老板一样,能不能成真大佬,也得看时运,站在风口猪都会飞。

· 配图来自钛媒体范俊杰,予以感谢。

坐而论道:腾讯微博,需破局

坐而论道:腾讯微博,需破局

从 2010 年 4 月起算,腾讯微博三岁了,新浪微博突起,微信快速成长。然后腾讯微博呢?破局可能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1、在去年 5 月腾讯宣布调整为六大事业群后,腾讯微博是网络媒体事业群(OMG)唯一上规模的用户平台。

2、对于微博这样的产品,第一个选择是像新浪微博那样独立去做大做强,第二是在已有生态中占据不可或缺的位置。新浪微博选择了前者,因为本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腾讯微博选择了后者,但目前并没有依托公司资源做出太大的差异化。

3、媒体对腾讯微博是有歧视的,这样的歧视出自媒体的从业人员更容易去新浪微博获取到资源与信息,而腾讯微博这样的草根生活交流平台则不是媒体人士所需要的,他们会习惯地去唱衰腾讯微博。但考虑到媒体的定点优势,媒体看衰完全可能导致一些不好的状况。

4、腾讯微博最大的竞争对手是 QQ 空间,因为 QQ 空间太强大并且强势捆绑 QQ 关系链,所以腾讯微博很难看好,这跟微信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手机 QQ 一样。它们承载了类似的用户需求,并且覆盖类似的用户群,如何在做出差异化的同时,保证每个产品独特的生命力,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马化腾主导将手机 QQ 重新划归即时通讯团队就是一个信号。

5、腾讯微博对公司的价值:(1)错位价值,微博的信息更多样化,使用场景也跟 QQ 空间有一定差异,更趋向于建立新的关系而不是仅借助 QQ。这是一个装在新篮子里的鸡蛋。(2)数据价值,基于第一点,腾讯微博能够给腾讯的大数据平台提供新的样本,这对于未来产品规划与营销布局有重要意义。(3)战略防御价值,抵御新浪微博,不要让新浪争夺腾讯的用户,进而过去玩游戏、看新闻、买东西,这是两个集团的战争。

6、要搞定媒体,腾讯微博需要找到三个价值之外的价值,能做什么有价值的事情。而要争取用户,他们只需要思考,能带给用户什么价值。

7、生活、娱乐、在线,是腾讯微博可以去挖的一些点,新浪微博已经有点像是精英人士的玩具了,要跳出微博自身的条条框框限制。例如你能帮助大家寻找丢失小孩,或者能帮助大龄男女找到靠谱对象。就一句话,工作都去新浪微博,生活争取让他们回到腾讯微博。

8、整体看,阿里巴巴与腾讯是中国最大的两家数据公司,前者基于电商集团军垄断电商、金融乃至经济消费数据,后者垄断社交、生活、娱乐数据,未来的战争将会在这两家展开。百度只算拿到了半张门票,搜索还是太单薄,未来看能不能通过收购、整合打造一个百度系。

9、从中国看,微博这个生意被做小了,急功近利是一个要命的东西。当初那些有梦想的独立微博客网站都被干死了,到最后都是巨头的战争,创业者想的是怎么颠覆与创造价值,巨头们考虑的是如何整合与符合战略。

10、微博的最大价值,是构建了一个分布式的内容传播网络,降低了信息集中控制的风险。它已经在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微信关注网中央

手机 QQ 被马化腾干死了?

手机 QQ 被马化腾干死了?

正确答案也许正是腾讯或者马化腾在向手机 QQ 下黑手,不过这不见得是坏事,也让这款叱咤风云的杀手级应用清醒一点,早死早超生或者败部复活都有可能。

大家对 iPhone QQ 4.0 的恶评如潮只是表象,1 月 28 日腾讯宣布调整移动互联网业务架构,手机 QQ 和超级 QQ 调至社交网络事业群,这两款有强烈运营商、SP 色彩的应用,终于重新回到了即时通信团队手里。

有未经确认的消息称,调整后的手机 QQ 产品由马化腾亲自督战。如果消息属实,那么马化腾给手机 QQ 出的药方便是“微信化”。

如果仅从产品角度看,这个策略未必就错了。首先将传统 QQ 的在线、离线概念复制到移动设备未必适合,其次在诺基亚 Symbian 成型的手机 QQ 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了,新规矩包括引入推送、引入语音、更多的碎片优化。

我们对比现在的 iPhone QQ 与多年前的 Symbian QQ,其实更多是屏幕尺寸、精细度、小功能的变化。微信化或者说交互轻量化、碎片化的趋势已经成为必然,手机 QQ 正在做的是它正应该做的。

用户当然会阵痛,考虑到 5.5 亿的用户基数,他们已经无法忘记多年以来的使用习惯,被骂是必然的,但用户从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从 IM 模式到碎片通讯模式的趋势无法逆转,如果不改变就无法适应新的用户习惯,他们会被“微信”、米聊、Talkbox、Line 抢掉。

这就是马化腾的答案,在他看来,手机 QQ 与微信从来都是并行关系,并无替代可能,至少现阶段没有。从装逼产品分析角度说,手机 QQ 跟微信的用户群还是有差异的,具体差异 1、2、3…从实用的角度看,手机 QQ 与微信的相互倾轧,反而会影响腾讯公司的利益。

所以手机 QQ 发生改变的两个目标:1、符合新形势下的群众使用习惯,能够赶得上趟;2、不给竞争对手机会,不能让手机 QQ 的“目标用户”流失;3、做差异化,手机 QQ 与微信共同做大,一起搞个 10 亿用户总数。

马化腾在 GMIC 如是说:“这里面还是一个很好的保障平台,过去我们没有做好,晚了一年、两年。今年花了很多的时间,组织架构调整完以后,内部重整,把手机QQ的产品线梳理一遍,我相信未来有更多差异化产品的方向让大家看到。”

所以,马化腾要革老手机 QQ 的命,让手机 QQ 不要紧跟着微信的屁股后面瑟瑟发抖,激发他们的二次创业激情。也让员工知道,老大不是只看重微信,家生、放养一起疼,双轨双线,共同奔向小康幸福路。

微信关注网中央

微信:收你妹,费!

微信商业化

互联网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一个微信收费的传言居然还弄得跟真的一样,各家媒体纷纷上阵披露“最新消息”,各科技评论家开始现身说法论述微信收费的可行与不可行。

用屁股想想就知道这事儿不靠谱,微信有商业化压力?当然有,但商业化的需求永远是增加用户、增加收入,提收费这人一看就别有用心,意思是微信要收费了,你们赶紧去用米聊吧。短期的确会有一笔数额不菲的钱进来,但长期看却是伤害了微信的用户基础,从腾讯在 QQ 的历史看,免费+增值才是主流套路。

微信受到运营商压力了?当然有,现在提到的影响数据服务质量是一部分,但这些是可以花钱去解决的。更重要的是,你腾讯微信每天有上亿日活,消耗我那么多流量,眼看着就是未来大金主,单纯只能收用户流量费实在是太不得劲儿了。

利益分配问题是需要大智慧的,运营商是移动互联网的基础服务,为了不让运营商给自己使绊子,微信未来想办法让大家利益均沾是一定的,反正是创造新的市场蛋糕出来,分给谁都一样。人家老马说了:开放不是我割肉给你。

消息完全是假的?倒也不一定,消息传出数日之后微信团队才正是辟谣,应该也是有人想要试探业界跟消费者的口风,腾讯、微信、运营商皆有之,腾讯的算盘是,看吧,我说不能收费吧。微信表示服从公司大局,毕竟已经被战略。运营商就只能暂时消停一下了,回头跟腾讯的人多谈谈新商业梦想。

微信如何商业化?腾讯已经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包括张颖、戴志康带队的移动生活电商部。他们已经认识到手机上做商业化的差异化,屏幕尺寸、使用场景都意味着不能套用传统的页游、广告来赚钱,否则变现效率可能低到让人想去死。

开放是一股力量,但目前能够看到的东西还比较少,微信上的开放更多还是在做尝试,未来更多应该是做支付、微(信内)应用、社交的底层支持,给第三方更多伸展空间。回过头看腾讯QQ 的商业化路线,非常引人深思。

如何把腾讯现有的产品体系打入到微信,例如财付通支付、电商网购、页游,自家产品的试水与变现效率总是最高的。

微信赚钱不是一个问题,如何站着并优雅地赚更多钱,才是最大的问题。借 Steve Jobs 的说法,苹果公司刚好站在科技与人文的交汇点,赚钱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业或技术问题,这句话同样送给微信团队与腾讯。

腾讯“大家”的“大”挑战

腾讯开始做精英专栏计划“大家”(http://dajia.qq.com/),所谓精英是各业的知名人士,而且给高额稿费。有两种角度可以解读,一腾讯想要高价买言路,听起来不可思议不过这的确是现状,拿人手软就算别人不打招呼,你也不好意思写太狠腾讯的负面;二是腾讯意图抢占新媒体高地,新媒体最重要的要素是精英人群言论,腾讯如果能够买断这帮人的50%,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从新媒体与社交网络看,腾讯的对手是新浪。但从企业公关外部环境打造看,腾讯的对手除了新浪还包括360,当然腾讯3Q之后的公众形象改善已经起到了一定作用。

腾讯“大家”的第一个挑战是,两个目标之间的冲突,我们很难分辨买言路跟新媒体哪个才是主要目标,倘若有其中一个目标被过于看重,导致资源分配不均衡,很容易出现头重脚轻根底浅,导致整体战略目标无法出现。

第二个挑战是如何垄断精英人群,这部分人在多年前被新浪博客套牢,现在又被新浪微博套牢,他们是否愿意为了一些钱,叛逃到腾讯。如果不是叛逃而是脚踏两船,腾讯如何保证利益最大化?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了大量的这种状况,例如给钱的人稿件非独家,说虚假繁荣并不过分,不过这是实际执行难以避免的情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第三,如何创造高质量内容?沿着上一个挑战,这些人已经是功成名就,或者被新浪套牢,愿意花多少时间去写深度给腾讯独家?为了人情可勉而为之,但必不长久,QQ、QQ空间的能量很难转化为影响力,腾讯微博已经半残是指望不上。

第四,如何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新媒体?这是一个大话题,由腾讯这样的门户来做新媒体的概念,着实让人哭笑不得。新媒体不是给钱、拉人,这只是一个小小小小小开始,真要抢占未来还要做大量的配套,腾讯网需要全面改版,拆分成各个小模块或者事业部,独立运作并完全独立内容采写,全面革新内容生产与创作方式。

这样的全面变革,不觉得任何一家门户能下这样的决心,流量、广告、受众都面临巨大考验。一个可取的方法是,在已有业务之外培植一块新媒体试验田,没有营收压力,招一堆有行业背景、媒体理想跟荷尔蒙过剩的人去做。

至于公关需求,顺势而为即可,软硬皆施,无为而治。

微信高举商业化大旗,张小龙与广研将退居幕后

骆轶航最新的一篇文章《联邦制的腾讯内部分歧》,揭示了这样的一个惊人的事实:负责微信“商业化”拓展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生活电商部,与负责微信产品研发的腾讯广州研究院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汇报和从属关系。

换言之,戴志康与张小龙二人在实际工作中并没有从属关系,前者的生活电商部负责推进微信的商业化,而后者带领的广研则从产品层面继续把控微信。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机制,“联邦”这个词用得很好,美国首创的联邦制是正面与负面都非常清晰的制度,可以理解为张小龙把自己不擅长的商业化交出去,对于绝对的产品洁癖者而言“商业化=钱=dirty”,而商业化的基础都是需要基于产品的改变与调整,张小龙只需要稳坐钓鱼台把控大局,保持简单与快速是他的目标。

回顾我之前的两个观点:1、微信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腾讯自己,广研这样一个天高地远皇帝不管的特区,才造就了QQ邮箱、微信这样的产品,同样也会造成微信与腾讯已有产品的割据与冲突,例如QQ与微信某段时间非常强烈的对冲,这是既得利益者面对新兴崛起势力的下意识反应。

但现在这已经不是问题,无论微信自身14个月2亿用户的高速成长,还是马化腾有意识的偏向都足以让那帮躁动的家伙明白,谁才是未来。当差距不明显的时候,可能那些老人还能强烈反弹,但如果差距已经达到仰望的程度,移动客户端超过2亿用户的就那么三两只,很可能另一个还是手机QQ,马化腾发话说“终于到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了,再斗就是不服从大局了。

手机QQ被微信超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前者是PC QQ时代的移植品,需要考虑腾讯的产品布局,QQ空间、邮箱、门户等等,在五年前初生的时候它是最有力的新军,但五年后的它已经是负重前行,维持尚可,要谈创新与自我超越则太困难了。微信是一个按照新时代应用的标准重新设计,它在最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我是腾讯的产品”、“我需要为腾讯做什么”、“我能够从腾讯得到什么支持”,简单与快速让它开始流行,大家开始觉得手机QQ太复杂,我个人的感触是,微信推出QQ离线消息接收后,身边大量朋友手机QQ在线率急剧下跌。

2、微信是腾讯的下一个机会,这个定义基于移动是下一个机会的大前提。目前移动应用的用户数,没有几家能跟微信PK,而且这帮人的活跃度还颇高,这样的景象跟当年的QQ初生之时何其相像,市场上根本没有能够被称之为竞争对手的产品。所以腾讯可以有足够多的试错机会,电商、O2O、社交、游戏都是可以想象的空间,推动腾讯战车继续前进。

在这样的基点下,以张小龙为首的微信团队将无法独善其身,以前微信是广研的,现在则是腾讯的,而且还是战略级产品,那么就有了很多需要服从大局的时候,而且越往后这样的机会越多。商业化将会在未来2-3年成为主线,张小龙与他的广研团队将会退居幕后,做一些跟产品的事情。开放与所谓的联邦制度有助于缓解这个问题,但无法根治,除非马化腾能默许让广研从特区升格为独立王国,组建完全独立的市场、营销团队,不过我并不认为事件会向这个方向转变,因为改变与成本太高。

最大的一个疑问,微信是真开放还是假开放?

这个疑问很多都有,大家也不只是对微信有,对新浪微博同样有。客观来讲,开放的前提是能够赚到比不开放更多的钱,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五分钟的开心农场连续从腾讯QQ空间分到费用不菲收入后,然后就被腾讯一笔钱给买断,很简单,平台是我的,我让你玩才能玩。

在中国,在目前互联网的大格局下,好不虚伪地讲,开放不过是一个“让开发者给平台打工”的遮羞布,我不否认微信团队或者新浪微博团队都有一些纯净的开放信仰者,但对于大公司而言,如何保证收入、股价才是重点,不开放是等死,彻底开放可能会给对手一把捅死自己的刀子。

所以,马老板会说那句经典的“开放不是我割肉给你”,真开放对任何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都不现实。对于微信的开放,我们还是听其言观其行,能赚钱就赶紧赚,如果做大了被腾讯收了那也是不错的结局,不失为一种变通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