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禅叔

禅叔,走了

禅叔走了,离开北京,这个他待了数年的城市,也离开极客公园,这个他为之奋斗数年的地盘,在这个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选择了急流勇退。回到离家更近的广州,做跟以前更不一样的事情。

无论哪一个,对于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总会试想,如果禅叔跟前女友没有分手,或者说找到一个新的妹纸,这样的结局会不会不同呢?估计大老板如果知道问题这么简单,早就上赶着去给禅叔相亲了。

禅叔其实没啥特别的缺点,不抽烟,不酗酒,宅,目测跟我一样有社交恐惧症,不是一个长袖善舞的社交达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胖。

其实这也不算啥缺点,大多数搞 IT 的人差不多,但是如果你胖,然后又没有一个好的调节身体状态的方法,就会落得跟禅叔一样的下场了,肥胖带来的身体疾病,长期不正确坐姿带来的腰椎问题,大概是驱使禅叔离开北京的最不重要的原因,但至少这是一个原因。

所以,我决定了,下份工作一定要去一家配 Herman Miller 的公司。或者,日薪能够买得起 Herman Miller 的公司。前者,你在乎我的健康,后者,你给我的钱让我自己能够注重健康。

禅叔是 Twitter 名人,六月四日那天他还专程从广东家里来到天安门,不知道国 X 们是否有对禅叔提起注意,毕竟禅叔喝茶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的原话是,自己变了。我想,人人都以为自己不在套里,可是谁又能真的知道呢?

已经不是很多人都记得「可能吧」,Blog 圈、技术宅之外的更是知之甚少。但这并不妨碍它在我心里曾经刮起一阵新风的记忆,总是要有一些人,去做一些大家都想做但却不做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禅叔总归是跑在了前面。

禅叔不是一个 Geek,他只是一个信仰产品的宅(不服跑个分?),装 Geek 见多了,现在 Geek 已经不值钱了。但是有信仰的人是极少的,你知道什么是对的,知道什么是错的,知道怎样去追随内心,知道怎样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什么样的决定。说说很简单,做起来很难,现实和理想,你当是西瓜白菜呢。

禅叔喜欢傻笑,K 歌害怕冷场,由于先天优势粤语歌曲功力不错。看到美女会眼前一亮,但下手甚少,一直怀疑是过河不湿脚的柳下惠。最喜欢的事情是大宝剑,可以放松整日紧绷的肉体和心灵,我们也是一起干过炮、打过枪的弟兄了。

我是被禅叔挖来 GeekPark 的,然后不到七个月时间他自己就跑了,中间还得减去春节半个月时间。对这事儿至今我仍然忿忿不平,第一时间给他发了微信,没回,周五告别式的时候,我没能问得出口,看着那个已经有点瘦了的胖子,突然有一阵莫名的感动。有些答案,问与不问,区别不大,放在心里就好。

说来奇怪,我翻了手机里的所有照片,基本上没有一张禅叔的独照,虽然自己是自拍狂魔,但我也从来不对别人吝啬快门,反正又不用钱,拍拍就拍拍呗,所以就只能用去年 12 月 TB 的照片充数。这事情,已经成为一桩悬案。

我是一个懒人,都懒得写东西,懒得跟人干架争执,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我是一个没有财务观念的人,我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讨厌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做过很多不成功的东西,一事无成,我是一个都不舍得狂奔的傻逼,比我勤奋的人很多,比我聪明的人很多。那我存在的价值是啥?我存在的价值就是继续在傻逼的路上继续狂奔,热爱自己所热爱的。

而禅叔,仍将一路向前,也许有一天会杀回北京。曾经在微信群里写下一句话: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