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王自如

自如不哭

今天一下午时间,把「老罗虐王自如」的视频看完了。心情很复杂,有很多共鸣点,也很惭愧,以后尽力去做一个正直的、自己不讨厌的人。

罗永浩打到王自如核心的两点,第一是维修服务拿的明显是灰色渠道来源苹果配件,第二是咨询服务与媒体服务的对冲,咨询向厂商负责,媒体向消费者负责,而且由同一 team 运作,评测发不发还要问厂商,这明显是有问题的。

被看作是独立评测的 ZEALER,被看做是有理想主义的王自如,这下被老罗一下给玩殘了。

辩论技巧好不好,一点都不重要。做错了就改,理解不够就去学,ZEALER 应该大大地感谢罗永浩,他只是把那些一定会暴露的问题提前了。

王自如要是学乖了,真的自我反省。停掉维修服务吧,修安卓手机没什么前途。第二是砍掉或调整咨询服务,这个模式和主营媒体业务有冲突,不是长久之计。

ZEALER 做的事情还是太 1.0 了,太苦、太累,而且前途也不明确。最好是能把用户纳入进来,能不能有一些新鲜的玩法。

锤子手机本身好不好,一点都不重要,那是老罗需要解决的问题。王自如,需要好好重新思考 ZEALER,但不要放弃,这个世界永远需要变量。


自己得到的感触很多,第一是媒体生存的确不容易,好的内容变现只依靠广告实在太苦逼,媒体基本只对厂商有价值,但只要厂商给钱,就一定存在某种形式上的利益交换,这对于有理想主义清洁的人很痛苦,对于包裹理想主义的商人反而简单。

VC 不投媒体,是规模效应、增长速度都不符合要求,媒体本来就不是赚钱的活儿。随着社交媒体起来,专业媒体的浓度和价值都在被稀释。

ZEALER 拿手机厂商的钱,无奈之举,如果有选择,谁愿意给别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机会?拿了就拿了吧,赶紧找方向,找模式,活下来是最要紧的。

还是那句话,太苦、太累,看起来光鲜亮丽但落袋有限,也不能带兄弟们过上好生活,理想总是暂时的。

王自如女朋友今天写了一篇新文章,创业的艰难,生活的不易。牛逼的人总是会过来的,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