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成都

北漂过后的成都印象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北漂,如果将北漂定义为去北京打拼的外地人,那我就是北漂了吧。昨天下午从北京出发,晚八点到成都,在北京待了快一年之后再回到成都,发现成都并不是自己意淫的那个成都。

大家都知道北京比较冷,似乎温度保持在零上的成都会暖和很多,但是在北京待超过一天你就会发现这是个伪命题。成都和大多数南方城市一样,气温不太低但是却有点“阴冷”,这自然和潮湿的空气分不开。另外,北京的市内暖气也能够大幅抵消低温的影响,我在北京市内可以只穿一件衣服,而在成都的话必须得穿外套。关于气候之前和朋友有讨论过一个有趣的问题,在成都由于气候潮湿大多数家庭有晒被子的习惯,而北京则比较没有这样的习惯,因为被子一年四季都是干燥的,这当然是得益于干燥的气候。

一年之后,成都的打车难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我在从机场大巴下车后,在步行超过500米历时超过20分钟,才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出租车,这其中我拒绝了无数电动车的邀约,他们讥讽的目光让我这样自诩抵制非法营运交通工具的人士感到难受,他们似乎在说“看你什么时候能拦到车”,打车难将会是成都未来改善城市形象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

成都的地铁一号线开通了,但是短时间还很难为改善交通状况作出明显贡献,而成都市区的堵车状况很明显更恶化了。成都市的交通改善措施显然没有跟上交通恶化的状况,很想知道成都会不会有一天经历现在北京的交通难题,开始所谓的单双号限行甚至是摇号,有了北京的前车之鉴,成都市在交通改善部分决策应该有更多的前瞻性。

成都的东城振兴计划已经开始,无数高楼拔地起,有了政府的政策支持和舆论的全面轰炸,我丝毫不担心成都东的房价、地价会出现爆发性增长,但是对比成都东城现在的基础设施以及城市文化的建立,显然这一切都仍然是不足够的。

成都,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希望不会是堵车走不动,成都的发展也许还需要更多的综合考量。

北京你好,成都再见。

昨天上午11:40从成都出发,今天下午1:30到达北京西,约25小时奔袭2000公里。本来有计划写成两篇的,离开成都一篇,到达北京一篇,但是因为需要收拾的东西太多太繁琐,不得停止更新一天。

首先说说离开成都的事儿,我这月刚续了大半年的宽带,续了一季度房租,然后还买了一张新的工作台,那么多东西都还没能够享受,真是遗憾啊。我的美的电风扇,还有我的彩虹电热毯…

为了轻装便行,只带了衣服和一些必须带的东西,但是最终的结果是两个行李箱、一个背包、一个笔记本包和一个塑料袋,而这些都需要我一个人带到火车站然后完成检票上车的艰难过程。

完成这样的创举我在车上已经是大汗淋漓了,而且行李架早就被先到的父老乡亲们占完了,我只能找些缝缝把行李给塞进去。

我选择了硬座,某个长辈说这是年轻人的独有权力,当你不能忍受硬座火车的煎熬时就不再年轻了。我很年轻,但是仍然不得不承认这不是一个美好的旅程,屁股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会痛痛,灰常难受。

我在火车上的三餐是泡面、泡面和泡面,当然我也有带一些酸奶,让这单调的饮食不至于太过厌烦。空气很闷,另外T字打头的特快列车看起来也没那么快,因为窗外景物晃过的速度总是慢悠悠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也许铁路还有继续提速的空间。

到了北京,除了感觉天气灰蒙蒙的之外,气候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不知道是谁告诉我北京现在比成都冷很多,幸好我明察秋毫才没有中计。当然,北京西站比成都火车站大很多,电梯也多很多,不过看起来没那么忙碌。

之前记得成都有拍一个名为“成都我的新开始”的宣传片。在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北京,我的新开始?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但不管怎样都好,我现在已经在北京这个城市了,并且似乎并没有想要回去的觉悟,好吧,再差又能比现在差多少。

在这里要感谢柳咏同学对我的收留和千辛万苦的接站,感谢家人对我的理解,感谢中国铁路的独家运输支持,感谢康师傅的独家泡面支持,感谢脉动的独家饮料支持。

我现在更困惑的是,对于这个城市的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在哪里转乘公交车,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乘坐地铁,还有更多并且我可能会因此出糗,我只能尽量装得很无知,事实上这正是我一直所擅长的。如果你认为装处、装逼与装无知是一码事的话。

明天,我会试着去熟悉一下这个城市,至少我要掌握一个可以查询到这一切的工具,也许我需要一张交通图,或者是一个在线工具,或者是一个PLMM作为向导。

工作的事情有了点头绪,就从后天开始吧,希望一切都会好,你们也是。

成都公交车自燃 24人遇难谁来问责

成都公交自燃

首先默哀一下:6月5日8时25分许,成都市北三环附近一辆公交车发生燃烧,初步核实有24人遇难,受伤人数不详。

在上川陕立交桥的时候,公交车上就传出了燃烧的恶臭,乘客要求立即开门。但是被公交司机拒绝,司机认为应该下了立交桥后再开门处理。但是几秒后车辆就发生了爆炸。大火从车的尾部开始燃起。当时车上门窗紧闭,而且爆炸比较突然,司机没有时间处理就已经发生燃烧爆炸。50人被困车上,只有7、8人砸破车窗逃生。

还有一些伤者的图片,我实在是不忍心发出来(http://qbar.qq.com/cdnews/r/?15027),大家可以自己去大成网看。

我想要说的是,死24个人,谁来问责,谁来负责?这些离开的人和受伤的人,他们遭受的不幸是由于车子本身的问题,还是公交公司的检修出了问题。

我们的市政府,我们的李春城市委书记,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交待。上级的督导单位做了什么,是不是应该叫他们给市民道歉,是不是应该问责。

经过地震,我的神经已经有变比较大条,但是现在看到这条消息还是忍不住发了这篇日志,天灾没有办法避免,但是人祸我们是不是应该查处相关责任人,给遇难者,给遇难者家属一个交待。

这又是一个噩耗,在文章的末尾还是默哀一下,路过了PASS。

慈善的艺术

红标·成都行动

昨天晚上和朋友出去玩很晚,出来KTV的时候已经快12点半了,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车上看到一张红色的宣传挂牌,是关于一个叫“红标·成都”(http://www.chengduredcross.org/html/xxym.asp?ID=10372)的活动。动员大家每个人捐一元钱,支援灾区的一所学校重建,下车的时候的哥问我要不要捐一元(我本来会错意是从的哥的收入里面抽),我毫不犹豫捐了一元然后拿到了一张捐款凭据,据说凭这个可以到成都红十字会换取正规的捐赠专用收据。

中国人总是习惯作一些小施舍,例如看到路边乞讨的人丢一两块零钱,这两年由于社会信任的问题,更是连这种程度的慈善都免去了。我们需要一种更有号召力的,更规范的慈善募捐规则,需要一种我们的捐赠能够得到合理使用的保障。

今天我专门上去找了一些关于红标·成都的信息:

本活动通过集合“红标品牌→红标商品→红标消费→红标项目”循环公益模式,为公民和企业的慈善捐助行为注入崭新内涵,拓展红十字人道主义善款的募捐方式和渠道。

1.红标品牌:创立“红标•成都”公益品牌,创新红十字人道主义善举内涵,丰富红十字文化,通过CIS传播,催化软实力变为硬实力,实现公益价值最大化。

2.红标商品:探索新的红十字善款募集渠道,借鉴公益授权模式,将“红标•成都”logo植入产品(服务)包装设计,实现企业公益形象的差异化识别,增强商品公益价值的美誉度及社会认同感。

3.红标消费:丰富慈善捐赠行为方式,使之隐性化、日常化,更加人性化,培育公民爱心,使爱心捐助成为一种普遍并且简便易行的事情。

4.红标项目:将通过“红标•成都”活动募集到的善款用于地震灾区的专项援建,主要定向为学校、卫生院、农民新村等,汇聚公示爱心力量,建树“红标•成都”的实体纪念丰碑。

这种创新模式,使各方利益点呈现多元一致性:企业参加“红标•成都”活动,可以提升公益形象,提高品牌美誉度,实现差异化和个性化营销,扩大产品(服务)销售,在实现营销目标后拿出一部分利益用于公益事业,名利双收;消费者则通过日常消费行为个人参与了公益活动,爱心无需特别奉献,点点滴滴,聚沙成塔,又不带来额外的支出压力,轻松易行;对于灾区重建来说,拓展了资金来源,加快了重建速度,享有了活动成果,是活动最终的受益方。

这次红十字会的“红标•成都”活动已经全面纳入商业运作的范畴,和企业积极合作,激发企业的参与动力;另外极大地拓宽了市民的募捐渠道,让慈善募捐日常化是一种很进步的理念。就像是我自己如果每次遇到红标募捐,都会主动捐赠一元,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又可以做慈善,何乐而不为?聚沙成塔,溪流成海才是慈善公益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