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信

思辨:微信是谁的警察?

2015 年 02 月 04 日,微信正式屏蔽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在朋友圈的分享。用户发起分享将得到如下提示:

由于当前分享的应用涉嫌含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无法分享到微信。

这不是简单的地盘之争,更像是中国数字音乐的一个关键节点:游走在版权模糊地带的音乐服务,与手握大量音乐版权的 QQ 音乐,两者的角力将会把格局推到怎样一个位置?

更大的争议点在于,微信自身作为一个平台型产品,是否有权力充当一个警察的角色,来对那些不符合「自己认为」规定的选手亮出红牌?可能直接导致一家公司的覆亡。

这将会是一个持续更长时间的争议话题:平台的权利和边界如何厘定。

QQ 音乐:挟版权以令微信

中国数字音乐面临的第一次考验是在 2005 年,初尝数字音乐红利的「百度 MP3」,先后接到来自索尼、BMG、华纳、百代、环球等全球七大唱片公司的诉讼,状告百度未经许可为网民提供免费音乐索引服务。

这背后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连续 6 年时间,唱片行业的总销售收入大致以每年 7% 的速度下滑。

这一连串持续数年的马拉松诉讼,最终以唱片公司的让步终止,免费音乐让互联网公司获得用户支持,同时高昂的维权成本及避风港原则对互联网音乐形成了天然的保护,唱片公司不得不将收入重心从专辑转移到演出、衍生品、影视方向。

在这之后,版权方对互联网音乐持默许态度,收取些微的版权费用,并在艺人推广、活动推广方面与音乐网站达成默契。

但,一旦有人想要打破均势,平衡必然无法维持。

随着互联网音乐开始正版化进程,各家均尝试买断热门独家资源,以获得相应地用户红利,各种音乐版权相关的诉讼、联盟层出不穷。

而 QQ 音乐作为纯正的 B2C 音乐服务,没有其它音乐服务的 UGC 或 P2P 入口,依靠腾讯的资金优势打造版权壁垒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

此前,QQ 音乐负责人吴伟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QQ 音乐与百余家唱片公司开展曲库版权合作,拥有百万量级的正版曲库。

2014 年 QQ 音乐先后与杰威尔音乐、华研国际、英皇娱乐、美妙音乐、华谊兄弟音乐等唱片公司达成进驻合作协议,并合作建立数字音乐维权联盟。

11 月 24 日,QQ 音乐起诉网易旗下音乐服务侵权其 623 首网络音乐版权。11 月 27 日,环球音乐发警告函称天天动听、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侵权。

在尊重版权的意识与呼声日益高涨的情况下,版权正在成为音乐服务同质化竞争的重要壁垒。但很显然,在大家对打官司见怪不怪的情况下,诉讼只是竞争的方式之一。

截至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微信官方针对「屏蔽第三方音乐应用分享功能」说明,单纯的侵权一说更让人生疑。

微信「执法」的红线在哪里?

首先,支持一切通过正规渠道维护版权利益。

但,微信封禁第三方音乐应用分享功能,带来了一个深藏已久的问题:开放平台类应用,是否真的有权力自行判定是否合法和违规?以及确定如何去量刑?

版权侵权是否有「具有法律效力」的认定?安全不安全,是不是有一个科学可观的第三方机构去认定?是否侵犯隐私,是否应该有足够数量级的分析?

不公开,不讨论,不申诉。这事儿也怪不得大家不待见这种勾当。

否则,明天侵权、不安全、侵犯隐私的可能就是你公司的产品。

此前各公司开放平台,均有应用在未告知的前提下,以安全、隐私的原因被单方面下架或断开连接的案例。由于平台方存在竞品,既当裁判员又当选手,被指不公平竞争已是常态。

争议的核心,开放类平台的权利和边界,应该被有效地厘定和约束。而不是任由商业利益或情感驱动,才能有一个更开放和公平的竞争环境,刺激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出现。

我,期待这样的未来。

怎么把表情加到你的微信昵称?

技巧仅限 iOS 设备,Emoji 表情是神器

技巧仅限 iOS 设备,Emoji 表情是神器

有蛮多朋友在问我同样的问题,索性写一篇文章专门聊聊这事儿。

不挑事儿,先说怎么加表情,方法仅限 iOS 设备。

设置 → 通用 → 键盘 → 键盘 → 添加新键盘 → 选中“表情符号”

在你修改微信昵称的时候,长按虚拟键盘的地球符号,切换到“表情符号”键盘,然后你懂的。

修改后的昵称在 iOS 设备与 Mac 设备可见,因为它们都内置了对 Emoji 表情符号的支持,你可能已经注意到当 iPhone 在输入一些词汇的时候会自动出现表情。

Emoji 是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使用的表情符合,由日本的栗田穣崇(Shigetaka Kurit)创造,原因是 NTT Docomo 发现表情能够刺激用户对于互动的活跃度,有助于旗下业务的成长。

举一反三,iOS 内置了 Emoji 表情,所以它在 iOS 里面就跟普通文本一样,它不仅在微信中可用,我测试的记过是 Line 通用可用。大家可以多测试 Emoji 的用途,例如在发短信、发微信、发微信文章里面同样可用。

除了专门的“表情符号”输入法,大家同样可以利用中文输入法的特定词汇来输入表情。微信订阅 wzytech,回复 Emoji 查看《iOS 表情与中文输入法对照表》,回复 周四刷脸 查看撸撸团活动图文记录。

微信:收你妹,费!

微信商业化

互联网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一个微信收费的传言居然还弄得跟真的一样,各家媒体纷纷上阵披露“最新消息”,各科技评论家开始现身说法论述微信收费的可行与不可行。

用屁股想想就知道这事儿不靠谱,微信有商业化压力?当然有,但商业化的需求永远是增加用户、增加收入,提收费这人一看就别有用心,意思是微信要收费了,你们赶紧去用米聊吧。短期的确会有一笔数额不菲的钱进来,但长期看却是伤害了微信的用户基础,从腾讯在 QQ 的历史看,免费+增值才是主流套路。

微信受到运营商压力了?当然有,现在提到的影响数据服务质量是一部分,但这些是可以花钱去解决的。更重要的是,你腾讯微信每天有上亿日活,消耗我那么多流量,眼看着就是未来大金主,单纯只能收用户流量费实在是太不得劲儿了。

利益分配问题是需要大智慧的,运营商是移动互联网的基础服务,为了不让运营商给自己使绊子,微信未来想办法让大家利益均沾是一定的,反正是创造新的市场蛋糕出来,分给谁都一样。人家老马说了:开放不是我割肉给你。

消息完全是假的?倒也不一定,消息传出数日之后微信团队才正是辟谣,应该也是有人想要试探业界跟消费者的口风,腾讯、微信、运营商皆有之,腾讯的算盘是,看吧,我说不能收费吧。微信表示服从公司大局,毕竟已经被战略。运营商就只能暂时消停一下了,回头跟腾讯的人多谈谈新商业梦想。

微信如何商业化?腾讯已经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包括张颖、戴志康带队的移动生活电商部。他们已经认识到手机上做商业化的差异化,屏幕尺寸、使用场景都意味着不能套用传统的页游、广告来赚钱,否则变现效率可能低到让人想去死。

开放是一股力量,但目前能够看到的东西还比较少,微信上的开放更多还是在做尝试,未来更多应该是做支付、微(信内)应用、社交的底层支持,给第三方更多伸展空间。回过头看腾讯QQ 的商业化路线,非常引人深思。

如何把腾讯现有的产品体系打入到微信,例如财付通支付、电商网购、页游,自家产品的试水与变现效率总是最高的。

微信赚钱不是一个问题,如何站着并优雅地赚更多钱,才是最大的问题。借 Steve Jobs 的说法,苹果公司刚好站在科技与人文的交汇点,赚钱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业或技术问题,这句话同样送给微信团队与腾讯。

革,运营商的命

微信只是开始,这场革命才刚刚开锣。

中国移动运营商第一个重大转变,是腾讯通过移动 QQ 业务成功淘到第一桶金,然后手机 QQ 业务的崛起让运营商们警觉不已,这看起来是未来的一个金矿,但运营商们却对此无能为力。相比之下,手机 QQ 是否会影响短信收入倒是其次了,甚至有传言称中国移动考虑收购或者战略投资腾讯,最后没谈成,他找不到要把腾讯国有化的理由。

所以后面中国移动做了飞信,中国电信做了翼聊,中国联通做了沃友。本质上的思路都希望通过短信来捆绑用户,让 QQ 不要太过肆无忌惮。但事实证明,有奶便是娘这话靠谱,当 90%+ 的智能手机都安装了微信,发短信跟发微信有什么区别?体验、设计都只是外在。

微信短期的确会 PK 掉运营商的一部分短信与语音通信收入,当这样的差距到 3 亿用户的时候,运营商就只能望洋兴叹了。微信最重要的价值,是推动运营商的收入结构从语音、短信向数据业务转变,很显然,运营商们不是很爽,没有人会喜欢自己被迫做什么事情。尽管他们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绝没想到形势逆转会如此之快。

这对于消费者是一件好事,数据业务的发展会让运营商加快基础建设,提高移动数据业务的速度并降低价格,能让大家更好地在移动设备上消费内容。

这对于创业公司是一件好事,手机上网速度快了价格低了,会有更多用户加入进来一起玩,潜在的市场空间也就变大了,换言之移动互联网创业的人口红利机会正在快速上升,占住了位置功成名就不在话下。

这对于运营商而言是一件好事,但却不舒服,因为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快速转变业务模式与收入重心,对管理、营销、销售都是不小的挑战,阵痛在所难免,甚至会导致行业重新洗牌。中国移动很难受,电信跟联通正在伺机而动。

所以,买股票的朋友们,联通跟电信可以买,从短期看移动面对的挑战更大、转身更难。基础设施服务商可以买,因为数据业务上升会带来大量的基础建设需求,设备商与服务商是最大受益者。

不买股票的话,可以买个小板凳,开启看戏模式。我说的都是错的。

微信高举商业化大旗,张小龙与广研将退居幕后

骆轶航最新的一篇文章《联邦制的腾讯内部分歧》,揭示了这样的一个惊人的事实:负责微信“商业化”拓展的腾讯电商控股公司生活电商部,与负责微信产品研发的腾讯广州研究院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汇报和从属关系。

换言之,戴志康与张小龙二人在实际工作中并没有从属关系,前者的生活电商部负责推进微信的商业化,而后者带领的广研则从产品层面继续把控微信。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机制,“联邦”这个词用得很好,美国首创的联邦制是正面与负面都非常清晰的制度,可以理解为张小龙把自己不擅长的商业化交出去,对于绝对的产品洁癖者而言“商业化=钱=dirty”,而商业化的基础都是需要基于产品的改变与调整,张小龙只需要稳坐钓鱼台把控大局,保持简单与快速是他的目标。

回顾我之前的两个观点:1、微信的最大竞争对手是腾讯自己,广研这样一个天高地远皇帝不管的特区,才造就了QQ邮箱、微信这样的产品,同样也会造成微信与腾讯已有产品的割据与冲突,例如QQ与微信某段时间非常强烈的对冲,这是既得利益者面对新兴崛起势力的下意识反应。

但现在这已经不是问题,无论微信自身14个月2亿用户的高速成长,还是马化腾有意识的偏向都足以让那帮躁动的家伙明白,谁才是未来。当差距不明显的时候,可能那些老人还能强烈反弹,但如果差距已经达到仰望的程度,移动客户端超过2亿用户的就那么三两只,很可能另一个还是手机QQ,马化腾发话说“终于到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了,再斗就是不服从大局了。

手机QQ被微信超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前者是PC QQ时代的移植品,需要考虑腾讯的产品布局,QQ空间、邮箱、门户等等,在五年前初生的时候它是最有力的新军,但五年后的它已经是负重前行,维持尚可,要谈创新与自我超越则太困难了。微信是一个按照新时代应用的标准重新设计,它在最开始根本就没有考虑“我是腾讯的产品”、“我需要为腾讯做什么”、“我能够从腾讯得到什么支持”,简单与快速让它开始流行,大家开始觉得手机QQ太复杂,我个人的感触是,微信推出QQ离线消息接收后,身边大量朋友手机QQ在线率急剧下跌。

2、微信是腾讯的下一个机会,这个定义基于移动是下一个机会的大前提。目前移动应用的用户数,没有几家能跟微信PK,而且这帮人的活跃度还颇高,这样的景象跟当年的QQ初生之时何其相像,市场上根本没有能够被称之为竞争对手的产品。所以腾讯可以有足够多的试错机会,电商、O2O、社交、游戏都是可以想象的空间,推动腾讯战车继续前进。

在这样的基点下,以张小龙为首的微信团队将无法独善其身,以前微信是广研的,现在则是腾讯的,而且还是战略级产品,那么就有了很多需要服从大局的时候,而且越往后这样的机会越多。商业化将会在未来2-3年成为主线,张小龙与他的广研团队将会退居幕后,做一些跟产品的事情。开放与所谓的联邦制度有助于缓解这个问题,但无法根治,除非马化腾能默许让广研从特区升格为独立王国,组建完全独立的市场、营销团队,不过我并不认为事件会向这个方向转变,因为改变与成本太高。

最大的一个疑问,微信是真开放还是假开放?

这个疑问很多都有,大家也不只是对微信有,对新浪微博同样有。客观来讲,开放的前提是能够赚到比不开放更多的钱,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五分钟的开心农场连续从腾讯QQ空间分到费用不菲收入后,然后就被腾讯一笔钱给买断,很简单,平台是我的,我让你玩才能玩。

在中国,在目前互联网的大格局下,好不虚伪地讲,开放不过是一个“让开发者给平台打工”的遮羞布,我不否认微信团队或者新浪微博团队都有一些纯净的开放信仰者,但对于大公司而言,如何保证收入、股价才是重点,不开放是等死,彻底开放可能会给对手一把捅死自己的刀子。

所以,马老板会说那句经典的“开放不是我割肉给你”,真开放对任何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都不现实。对于微信的开放,我们还是听其言观其行,能赚钱就赶紧赚,如果做大了被腾讯收了那也是不错的结局,不失为一种变通的解决方案。

大公司血液必然导致微信神话破灭

大公司的创新谜题,具体表现为当公司成长到一定规模,受限于已经成熟、固化的思维方式,某种程度上会对内部出现的差异化创新出现抵制甚至扼杀的排斥反应。因为新创新必然会打破现有的资源分配、待遇分配、产品重心,所有大公司的既得利益者都会借着各种借口来完成程序正义,否定、流放或搁置。

奇怪的是,所有大公司的崛起都是因为颠覆式创新,打破现有市场格局以获得爆发性成长。但是当他们成为大公司的时候,却对那些可能出现的新世代创新保持警惕,无论来自内部还是外部。Google、Facebook或是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大公司,身处其中看似光鲜亮丽的员工都深有体会。

这也是为什么很少有公司能出现连续的颠覆式创新,得之不易的成功总会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没有人会喜欢改变。苹果公司在经历了痛苦的十年后终于由乔布斯重新带来复兴,Google黄金十年却被质疑将被Facebook超越,雅虎因长期没有建树已经被大家抛诸脑后。任何大公司的成长就像是一条不断延续重复的抛物线,如果能够不断迎来新一轮创新浪潮将能够继续增长,反之则将下跌直至消失。

微信是一个异数,我认同这可能是腾讯未来十年的机会,他们的上一个机会是QQ,这款即时通讯客户端的成功给腾讯带来享用不尽的财富,用户、流量、现金、品牌,由点到面从一个客户端厂商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微信的特别之处是它跟腾讯其它产品都不一样,它没有强调自己跟QQ或者腾讯的关系,依靠查找附近、摇一摇功能获得大量用户。这些用户之间的互动是与腾讯既有的QQ社交链条没有太多关系,鲜活、生动而美丽,结合丰富想象空间的移动设备、移动互联网,让人忍不住想要用手去触摸。

考虑到移动设备在国内的巨大增长空间,再造一个QQ、再造一个腾讯并不是遥不可及。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尽管微信有张小龙,这位备受马化腾赞赏的腾讯首席产品经理,但是很明显QQ以及其它事业部已经感受到了压力,无论是再造一个社交工具神话或是再造一个社交帝国,他们都会面临被边缘化、利益重新分配的危险。

张小龙与微信,才是腾讯的明天。

很显然,那些被挤压的人已经作出了回应,手机QQ添加了语音对讲功能,同样能够查找附近,应用变得更轻、更简洁,这些新改变由里而外都流露出重重的微信味道。很明显,他们不愿意让微信独美。

如果腾讯有足够魄力,张小龙有足够决心,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再等等。这是一个被快速催熟的产品,里面有腾讯光环加持、也有移动设备增长、更有都市男女的寂寞需求,他们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探索属于自己的商业模式,属于下一个社交帝国-微信的商业模式,沉淀然后为下一个互联网的大机会做准备

但微信属于腾讯,张小龙在腾讯,目前它还只是一个完成度不高的手机客户端,与它可能会成就的巨大移动社交相比。我已经看到微信已经逐渐向腾讯系妥协,加入QQ关系链条意味着选择融合,选择了大公司一贯擅长的开放平台的玩法。

微信已经逐渐失去那种让人惊艳的俏丽,正在变成一个中规中矩的大公司移动产品,放弃了自己的巨大社交梦想,重回循规蹈矩的路线,跟合作伙伴与公司伙伴把酒言欢,然后去《商业价值》、《环球企业家》做几个专访,几年后便回归平凡。

这几乎是很难让人接受的结局,但也是意料之中的结局,非常之事需要非常之人、非常之环境,无论对于腾讯还是张小龙,显然这都不是一个对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