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年轻人

年轻人,要去哪儿?

/文 杨涛

与其用传统的行业文章的方式,去讲他们用哪些产品、应用,不如更深入讲讲现下年轻人的状态,对于那些真正需要读这篇文章的人,更了解年轻人,更具价值。

大学生们遇到的困扰,同时也是做产品的需求,观察年轻人的一个窗口,选了四个点去写。无论做互联网,还是非互联网的人,都能有收获。


时下的年轻人,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困扰和苦恼,对生活有怎样的热爱与渴望,承受着怎样的荷尔蒙与青春冲击?

他们的生活状态,更多地投射到每一个个体的生命中去,获得感知痛苦与美好的能力。

这篇稿子中,我希望透过这几位年轻人的点滴,给大家能有一些思考:放下偏见,我们能够为年轻人提供什么?我们应该为年轻人做些什么?

互联网不只是工具,更是憧憬未来的一扇小窗。

说明:以下内容来自对 6 位大学生的面访、电话沟通、线上交流,他们的成长环境、性格、地域、自身标签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有这个年龄特有的「烦恼」,都是独一无二的「少年维特」。

1、被游戏包裹的世界

「行尸」是不少大学生生活的真实写照,睡觉是「挺尸」,出门是「赶尸」。

活着的时间,是在电脑前的十六小时,在虚拟世界里呼朋唤友,一起练级、打怪、玩刀塔。

大二生小 A 的困扰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玩游戏?

有足够廉价的,能够让你去挥霍的时间,我不玩游戏,我做什么?

我也想泡妹纸,但先得(dei)有得(de)泡吧。我也想学霸,但学霸太累。学生会全是一帮虚伪的,我不屑与之为伍的乖乖牌。打篮球,我身体强度跟速度都不够,只有乖乖吃灰的份儿。

这个年代你还能找到,比游戏更便宜,还不用出门出汗的方式,来愉悦自己吗?还能获得跟周围朋友的共同话题。

游戏的确让我更内向了,更不会跟人沟通了,眼镜度数还增加了三百多度。但是我还有其它选择吗?

另外,最讨厌别人跟我讲:我觉得你…,我认为你…。

不要被任何人强迫,接受你不喜欢的世界。

2、「不能快乐」的学习

每年一大波的高毕生,来大学接受进一步深造教育。

大三老油条小 B:你真的爱学习吗?

第一个坑就是高考填志愿。每个学生跟爹妈四处问最多的问题就是,你觉得这个专业怎么样?

一个 18 岁的高毕生,真的有能力分辨啥专业自己会喜欢吗?啥,换专业?没几个人会去折腾这事儿的,逆来顺受才是常态。

选专业:擅长第一,兴趣第二,要是两点都不占,你就可以等死了。

为什么要热爱学习呢?黄金屋、颜如玉那都是哄小孩的东西,至少五年、十年才能看到,对于年轻爱冲动的荷尔蒙青年没有任何帮助。

但他们却要去面对各种枯燥的记忆、推算、练习,要是快乐就见鬼了。

在大学里,学习才是少数派。

少数派里的少数派,会自己去开店,自己去接外包单子,他们都是战斗机。仅此而已。

3、泡妹纸,缺自信

谈恋爱,被列为大学必做事情的第一条。

情伤大师 C 姑娘(大三):没对象,都是怂死的!

搞对象,才是大学必修课程。大学大家都不在乎什么车房,无非求一个看得过去的人,初尝人生的甜美滋味。

但是仍然有那么多男生、女生没对象,为啥?都是怂。不敢说出来喜欢,不敢表白,害怕对方拒绝。

然后还言之凿凿说:自己现阶段不想谈恋爱,想要专注在学习 balabalabala

背后都是不自信,觉得自己学习不好,生活费也没多少,长得也不帅。但这难道不是让自己变得更好的理由么?

想到青涩热恋的美好,就对那么多人驻足不前难以理解。

年轻人就应该做年轻的事情,荷尔蒙与冲动,是最美的馈赠。

4、找工作,踏出第一步

2014 年将会有超过 700 万大学毕业生,需要被养活。

嘴贱 D 先生(大四):但是 so what?

每天都被这些数字恐吓,但是代表不了什么?

去不了大公司可以去小公司,写不了代码可以扫厕所。第一份工作是起点,但也只是起点。

我身边的好多朋友,代码写得不错。但就是内心恐惧,整天在寝室玩游戏,其实还是对走入社会深深恐惧。

  • 就要受到万恶资本家的压榨了,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 以后就要自食其力了,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 自己将要改变更多,面对未知未来,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虽然我已经拿到工作 offer,但曾经也害怕过,很害怕,这个害怕是发自内心的,无法被抵消。

恐惧不丢脸,害怕有理。谁没年轻过?

结语:一起前进

我在跟这些年轻同学交流的时候,注意到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家庭原因,可能是很多大学生「遭遇困境」的强力诱因。

家里父母离异、再婚、长期关系不佳,都可能在小孩的心里留下阴影。这可能导致他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然后通过一些方式来逃避现实生活,更容易陷入在思维困局中。

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给年轻人更多的心理辅导?这个需求可能远比我们想象中高。

同时,这篇文章记录了中国的年轻人——「大学生群体」,他们正在遭遇的那些困扰和苦恼。我们如何通过一些好的方式去帮助到他们,无论是互联网还是非互联网,既是需求也是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