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的我自己

十年,想不到这么快,我也到了谈论这个词的时候。在大多数时候,我都认为自己还年轻,却不得不接受被小孩子叫叔叔,越来越失去反驳的立场。

在数年前,我会摸摸她们的头说:叫哥哥。

在我的最高学历,初中同学群里面。这个被我们忘却的QQ群在最近反常地开始升温,大家聊天的话题都一致:

我们十年了。

无论如何挣扎,岁月却不会给我找借口。即便我觉得毕业就在昨天,翻墙出去通宵上网,调皮捣蛋是家常便饭,但看着他们的讨论话题已经是收入、结婚、小孩、装修,昨天他们还在讨论隔壁班姑娘哪个最好看,一种莫名的对撞自然而生。

时间它不等我。

不再青涩,依然彷徨,走在验证和实践人生的道路上一直向前。

今日我,明日我,日日我。

公知时代

站在台上的柴静,看起来一个柔弱的文艺老姑娘,却又极富鼓动力。

今天是属于柴静的一天,她自费制作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从推出首日,便占据了各社交网站、朋友圈、新闻网站的重要位置。

不到 8 小时,近300万播放。

不断被转发,不断被提及,不断被卷入 ……

这一部更像演讲体的纪录片,涉及雾霾、环境保护、能源体制、企业监管多个复杂话题,驳杂却给观众播下幼芽,就像是在迷途之中给公众与社会迎头棒喝。

当我们不再推诿、妥协、等待的时候,我们可以身体力行来改变生活。

这个时代,互联网、社交媒体、言论平台已经给富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提供了工具,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调查、实践、想法来推动很多事情。

手艺人、匠人、自媒体,每个人的影响力不再依附于特定组织,然后去影响更多的人。模模糊糊,似乎我站在一个关键的转折位置。

从多年前的随手拍打拐,到今天的柴静调查雾霾。从公益到社会,个人的力量正在分解已有结构,更多地去影响社会的运行。

很多以前迥然不知,封闭在内的东西就此打破,这个过程还在继续。从自己做起,从身边做起。

思辨:微信是谁的警察?

2015 年 02 月 04 日,微信正式屏蔽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在朋友圈的分享。用户发起分享将得到如下提示:

由于当前分享的应用涉嫌含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无法分享到微信。

这不是简单的地盘之争,更像是中国数字音乐的一个关键节点:游走在版权模糊地带的音乐服务,与手握大量音乐版权的 QQ 音乐,两者的角力将会把格局推到怎样一个位置?

更大的争议点在于,微信自身作为一个平台型产品,是否有权力充当一个警察的角色,来对那些不符合「自己认为」规定的选手亮出红牌?可能直接导致一家公司的覆亡。

这将会是一个持续更长时间的争议话题:平台的权利和边界如何厘定。

QQ 音乐:挟版权以令微信

中国数字音乐面临的第一次考验是在 2005 年,初尝数字音乐红利的「百度 MP3」,先后接到来自索尼、BMG、华纳、百代、环球等全球七大唱片公司的诉讼,状告百度未经许可为网民提供免费音乐索引服务。

这背后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连续 6 年时间,唱片行业的总销售收入大致以每年 7% 的速度下滑。

这一连串持续数年的马拉松诉讼,最终以唱片公司的让步终止,免费音乐让互联网公司获得用户支持,同时高昂的维权成本及避风港原则对互联网音乐形成了天然的保护,唱片公司不得不将收入重心从专辑转移到演出、衍生品、影视方向。

在这之后,版权方对互联网音乐持默许态度,收取些微的版权费用,并在艺人推广、活动推广方面与音乐网站达成默契。

但,一旦有人想要打破均势,平衡必然无法维持。

随着互联网音乐开始正版化进程,各家均尝试买断热门独家资源,以获得相应地用户红利,各种音乐版权相关的诉讼、联盟层出不穷。

而 QQ 音乐作为纯正的 B2C 音乐服务,没有其它音乐服务的 UGC 或 P2P 入口,依靠腾讯的资金优势打造版权壁垒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

此前,QQ 音乐负责人吴伟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QQ 音乐与百余家唱片公司开展曲库版权合作,拥有百万量级的正版曲库。

2014 年 QQ 音乐先后与杰威尔音乐、华研国际、英皇娱乐、美妙音乐、华谊兄弟音乐等唱片公司达成进驻合作协议,并合作建立数字音乐维权联盟。

11 月 24 日,QQ 音乐起诉网易旗下音乐服务侵权其 623 首网络音乐版权。11 月 27 日,环球音乐发警告函称天天动听、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侵权。

在尊重版权的意识与呼声日益高涨的情况下,版权正在成为音乐服务同质化竞争的重要壁垒。但很显然,在大家对打官司见怪不怪的情况下,诉讼只是竞争的方式之一。

截至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微信官方针对「屏蔽第三方音乐应用分享功能」说明,单纯的侵权一说更让人生疑。

微信「执法」的红线在哪里?

首先,支持一切通过正规渠道维护版权利益。

但,微信封禁第三方音乐应用分享功能,带来了一个深藏已久的问题:开放平台类应用,是否真的有权力自行判定是否合法和违规?以及确定如何去量刑?

版权侵权是否有「具有法律效力」的认定?安全不安全,是不是有一个科学可观的第三方机构去认定?是否侵犯隐私,是否应该有足够数量级的分析?

不公开,不讨论,不申诉。这事儿也怪不得大家不待见这种勾当。

否则,明天侵权、不安全、侵犯隐私的可能就是你公司的产品。

此前各公司开放平台,均有应用在未告知的前提下,以安全、隐私的原因被单方面下架或断开连接的案例。由于平台方存在竞品,既当裁判员又当选手,被指不公平竞争已是常态。

争议的核心,开放类平台的权利和边界,应该被有效地厘定和约束。而不是任由商业利益或情感驱动,才能有一个更开放和公平的竞争环境,刺激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出现。

我,期待这样的未来。

总有,不该放弃的坚持

理想主义者,总会有一些自己想要的坚持。

在我的控制之外,总是有很多「坏消息」,Gmail 在国内被全面屏蔽是最新的一个。

12 月 26 日,圣诞节的第二天,功夫网对 Google 的屏蔽由原有的定向干扰屏蔽升级为路由封锁,给予了 Twitter 级别的待遇,除了访问 Google WEB 服务造成困扰外,最大的问题就是导致 Gmail 在国内的全客户端访问无能,以及国内邮箱与 Gmail 之间出现互通困难。

能发现这一点,是因为 Gmail 内的国内电商营销邮件,从 26 日开始就断档了,与屏蔽时间相符。(真是讽刺,广告邮件竟变得可爱起来)

我们曾经预测的一切,都是错的。

曾经我们认为,电子邮件属于重要的基础信息服务,包括有大量的国外企业、用户基于 Gmail 与国内企业、用户进行大量的交流,相关部门不会愿意承受这样的损失。

曾经我们认为,数字领域的信息开放,随着科技对工作、生活的颠覆会变成更重要的考量因素。至少,在核心的区块,大家会保持相应的底线与尊重。

但,我们是错的。

我爱 Gmail,它是优秀并且不断进取的产品,在上面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见证了很多我的变化。

但,这并不是我坚持并如此热爱它的原因,Hotmail 同样优秀,习惯与记录可以迁移。如果这样的封锁持续下去,并且「持续无法解决」,我也会选择迁移到其它好的产品。

但,我想表达的是,每个人内心总会藏有自己对这个世界、每一个事物的认知和判断,这些认知和判断不会随着外部环境变化而改变。

把持自我,不忘初心。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共勉。

借用 Smartisan(锤子科技)的品牌口号:天生骄傲!

图片来自罗永浩-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Ⅳ,拍摄 36kr

自如不哭

今天一下午时间,把「老罗虐王自如」的视频看完了。心情很复杂,有很多共鸣点,也很惭愧,以后尽力去做一个正直的、自己不讨厌的人。

罗永浩打到王自如核心的两点,第一是维修服务拿的明显是灰色渠道来源苹果配件,第二是咨询服务与媒体服务的对冲,咨询向厂商负责,媒体向消费者负责,而且由同一 team 运作,评测发不发还要问厂商,这明显是有问题的。

被看作是独立评测的 ZEALER,被看做是有理想主义的王自如,这下被老罗一下给玩殘了。

辩论技巧好不好,一点都不重要。做错了就改,理解不够就去学,ZEALER 应该大大地感谢罗永浩,他只是把那些一定会暴露的问题提前了。

王自如要是学乖了,真的自我反省。停掉维修服务吧,修安卓手机没什么前途。第二是砍掉或调整咨询服务,这个模式和主营媒体业务有冲突,不是长久之计。

ZEALER 做的事情还是太 1.0 了,太苦、太累,而且前途也不明确。最好是能把用户纳入进来,能不能有一些新鲜的玩法。

锤子手机本身好不好,一点都不重要,那是老罗需要解决的问题。王自如,需要好好重新思考 ZEALER,但不要放弃,这个世界永远需要变量。


自己得到的感触很多,第一是媒体生存的确不容易,好的内容变现只依靠广告实在太苦逼,媒体基本只对厂商有价值,但只要厂商给钱,就一定存在某种形式上的利益交换,这对于有理想主义清洁的人很痛苦,对于包裹理想主义的商人反而简单。

VC 不投媒体,是规模效应、增长速度都不符合要求,媒体本来就不是赚钱的活儿。随着社交媒体起来,专业媒体的浓度和价值都在被稀释。

ZEALER 拿手机厂商的钱,无奈之举,如果有选择,谁愿意给别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机会?拿了就拿了吧,赶紧找方向,找模式,活下来是最要紧的。

还是那句话,太苦、太累,看起来光鲜亮丽但落袋有限,也不能带兄弟们过上好生活,理想总是暂时的。

王自如女朋友今天写了一篇新文章,创业的艰难,生活的不易。牛逼的人总是会过来的,还是那句话,「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年轻人,要去哪儿?

/文 杨涛

与其用传统的行业文章的方式,去讲他们用哪些产品、应用,不如更深入讲讲现下年轻人的状态,对于那些真正需要读这篇文章的人,更了解年轻人,更具价值。

大学生们遇到的困扰,同时也是做产品的需求,观察年轻人的一个窗口,选了四个点去写。无论做互联网,还是非互联网的人,都能有收获。


时下的年轻人,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困扰和苦恼,对生活有怎样的热爱与渴望,承受着怎样的荷尔蒙与青春冲击?

他们的生活状态,更多地投射到每一个个体的生命中去,获得感知痛苦与美好的能力。

这篇稿子中,我希望透过这几位年轻人的点滴,给大家能有一些思考:放下偏见,我们能够为年轻人提供什么?我们应该为年轻人做些什么?

互联网不只是工具,更是憧憬未来的一扇小窗。

说明:以下内容来自对 6 位大学生的面访、电话沟通、线上交流,他们的成长环境、性格、地域、自身标签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有这个年龄特有的「烦恼」,都是独一无二的「少年维特」。

1、被游戏包裹的世界

「行尸」是不少大学生生活的真实写照,睡觉是「挺尸」,出门是「赶尸」。

活着的时间,是在电脑前的十六小时,在虚拟世界里呼朋唤友,一起练级、打怪、玩刀塔。

大二生小 A 的困扰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玩游戏?

有足够廉价的,能够让你去挥霍的时间,我不玩游戏,我做什么?

我也想泡妹纸,但先得(dei)有得(de)泡吧。我也想学霸,但学霸太累。学生会全是一帮虚伪的,我不屑与之为伍的乖乖牌。打篮球,我身体强度跟速度都不够,只有乖乖吃灰的份儿。

这个年代你还能找到,比游戏更便宜,还不用出门出汗的方式,来愉悦自己吗?还能获得跟周围朋友的共同话题。

游戏的确让我更内向了,更不会跟人沟通了,眼镜度数还增加了三百多度。但是我还有其它选择吗?

另外,最讨厌别人跟我讲:我觉得你…,我认为你…。

不要被任何人强迫,接受你不喜欢的世界。

2、「不能快乐」的学习

每年一大波的高毕生,来大学接受进一步深造教育。

大三老油条小 B:你真的爱学习吗?

第一个坑就是高考填志愿。每个学生跟爹妈四处问最多的问题就是,你觉得这个专业怎么样?

一个 18 岁的高毕生,真的有能力分辨啥专业自己会喜欢吗?啥,换专业?没几个人会去折腾这事儿的,逆来顺受才是常态。

选专业:擅长第一,兴趣第二,要是两点都不占,你就可以等死了。

为什么要热爱学习呢?黄金屋、颜如玉那都是哄小孩的东西,至少五年、十年才能看到,对于年轻爱冲动的荷尔蒙青年没有任何帮助。

但他们却要去面对各种枯燥的记忆、推算、练习,要是快乐就见鬼了。

在大学里,学习才是少数派。

少数派里的少数派,会自己去开店,自己去接外包单子,他们都是战斗机。仅此而已。

3、泡妹纸,缺自信

谈恋爱,被列为大学必做事情的第一条。

情伤大师 C 姑娘(大三):没对象,都是怂死的!

搞对象,才是大学必修课程。大学大家都不在乎什么车房,无非求一个看得过去的人,初尝人生的甜美滋味。

但是仍然有那么多男生、女生没对象,为啥?都是怂。不敢说出来喜欢,不敢表白,害怕对方拒绝。

然后还言之凿凿说:自己现阶段不想谈恋爱,想要专注在学习 balabalabala

背后都是不自信,觉得自己学习不好,生活费也没多少,长得也不帅。但这难道不是让自己变得更好的理由么?

想到青涩热恋的美好,就对那么多人驻足不前难以理解。

年轻人就应该做年轻的事情,荷尔蒙与冲动,是最美的馈赠。

4、找工作,踏出第一步

2014 年将会有超过 700 万大学毕业生,需要被养活。

嘴贱 D 先生(大四):但是 so what?

每天都被这些数字恐吓,但是代表不了什么?

去不了大公司可以去小公司,写不了代码可以扫厕所。第一份工作是起点,但也只是起点。

我身边的好多朋友,代码写得不错。但就是内心恐惧,整天在寝室玩游戏,其实还是对走入社会深深恐惧。

  • 就要受到万恶资本家的压榨了,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 以后就要自食其力了,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 自己将要改变更多,面对未知未来,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虽然我已经拿到工作 offer,但曾经也害怕过,很害怕,这个害怕是发自内心的,无法被抵消。

恐惧不丢脸,害怕有理。谁没年轻过?

结语:一起前进

我在跟这些年轻同学交流的时候,注意到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家庭原因,可能是很多大学生「遭遇困境」的强力诱因。

家里父母离异、再婚、长期关系不佳,都可能在小孩的心里留下阴影。这可能导致他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然后通过一些方式来逃避现实生活,更容易陷入在思维困局中。

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给年轻人更多的心理辅导?这个需求可能远比我们想象中高。

同时,这篇文章记录了中国的年轻人——「大学生群体」,他们正在遭遇的那些困扰和苦恼。我们如何通过一些好的方式去帮助到他们,无论是互联网还是非互联网,既是需求也是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