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生

开始与告别

人生,就是不断地开始,与不停地告别。

十分钟前,我发了这么一条状态。没写出来的一句是,但我们却发现,永远也少一个机会说再见,只因你不愿相信。

刚才一位同事的父亲离开了,3 月 25日 他跟相恋八年的女友扯证结婚,命运就是这么微妙的一种东西。你所不愿意失去的,正是你不断前行的一部分,不因为任何外力而延迟。

有这么深的体会,是因为一年多以前“奶奶”去世时,我曾有过同样痛彻心扉的感觉。最痛的感觉不是恨,而是这个人不再跟你有关,而且她的一切一切,都会被时间给抹掉痕迹,如同从未存在,这让人恐惧。

在我们出生后的数年,父辈们的父母、长辈也就是这样消失。

我爱奶奶,她之于我,像是撑起一片天空的伟大母亲。所以我的伤痛,远比丧母要来得直接得多,子欲养而亲不待,时间,你能不能更慢一点。

这便是人生,这便是命运,这便是千万人须遵从的规则。曾经想过一件事,假设有一天生命科学进展到人类可以无限寿命的时候,我们这一切的伤痛是不是应该终止了呢?

答案,或开始与告别,并不是那么简单。

人生最惨的绝境

上月 28 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我说对于人而言,最恐怖的不是丧尸与鲜血,而是自己对社会的认知被全部打破,我的那个梦境就与这件事有关。

梦中我爸死了,事实上因为跟老爸关系不好并不怎么悲伤。但是突然冒出来一个无人看管的,还在读初高中的私生女,作为与这个私生女有唯一血缘关系,且拥有一定社会能力的单身、未婚、有志男青年,我开始陷入一个疑问:我到底要不要在我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就承担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作为一个生存在新时代,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热爱生活的我,陷入无限的纠结中。(另外,我也不知道我妈去哪儿了,莫名其妙的没有任何铺垫消失,该死的编剧,FML!)

然后两边的亲戚们也陷入无限的纠结跟争执,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承担这样一个女孩的人生,这并不是简单的握手、say hello。印象中他们分成了三派,一派认为我作为家里唯一剩下的男人,应该对私生女的未来负责(编剧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咩?);一派认为我不应该做什么,生活自然会给出一条路(听起来 FML,但未尝不是一个方式,总会有人为之买单,唯一考验的是谁先承受不住自我拷问,然后站出来)。

第三派很简单直接,他们没有出现在我的梦境中,他们简单直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然后就无缘无故的,那个私生女不知道是大姨妈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年少丧父伤心过度进医院躺病床上了。

我不得不一直留守在医院,然后在短暂离开后,然后其中一名亲戚偷摸进病房,拔掉了私生女赖以生存的氧气管(不要问我病情逻辑,梦中剧情就是这么进行的),最悲剧的是杀人未遂,我发现之后果断又把呼吸机给接上了。

然后我就混乱了,尽管我不喜欢我爹,尽管我不喜欢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的私生女,尽管我内心不愿意去为她承受任何东西。但我从未想过,用这样的方式去解决这件事,另外一个角度是,所有人都在指责那位下手的亲戚,但如果私生女真的挂掉了,可能每个人也在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件事终究还是解决了,在自己没有付出任何成本的前提下。

后面警察介入,然后我就从悲伤的梦境中惊醒了。在整个梦境中没有对错,只有对规则与认知的打破,每一秒都有新打击,把你的脸狠狠地拍进泥土里。有朋友调笑说,如果加入我跟私生女从不熟到热恋的不伦恋,然后亲戚们开始对我进行轮番轰炸,剧情就更精彩了。

梦醒之后,很伤心然后就是无限的沉默跟沉默。这一切大概跟我之前追的一部美剧“Shameless”有关系,这是一部不断、持续、大力打破你底限的剧,看过之后还想继续看,口味越来越重,直到编剧无法满足,所以这剧终究会有撑不下去的时候。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未尝不是一场小规模的“Shameless”,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所有底限被打破,隐世、精神病院可能是我们最好的两种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