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生活

好长一段时间入睡困难,我找到了解决办法

在大概最近两三个月周期里,因为*工作压力、焦虑等原因*,我都有入睡困难的情况。

事实上身体是有困觉的,也是想要入睡的。但在我尝试使用眼罩、数羊、听歌等多种办法之后,终于还是放弃,通通无效。

相反,节假日的白天,反而能睡着一会儿。所以,晚上睡觉就变成了“躺在床上等觉来”,有时候半小时,有时候俩小时,还得起来上厕所、喝水环节。

很是痛苦,甚至一度影响到了生活工作的效率。

在年后回到北京,因为过年胖了快10斤,体重秤上面的150数字不停跳跃。所以我开始琢磨着要恢复体重,毕竟夏天来了,汉子也是要看重自己体态的说。

第一是节食,晚餐不吃,睡前一小时吃两个水煮蛋清。

第二是运动,Keep 是个好产品,他们在安卓电视盒子上面也有 App,做两节差不多半小时的塑形。


得到的第一个体会是,晚餐不吃,运动完之后并不会饿。这是我获得的新知识,以前并不知道。

第二个体会是,良好的睡眠居然奇迹般恢复了,原因未知。可能来自运动分泌的多巴胺让人放松,也可能是运动消耗了精力,让身体更容易入睡。

如果有入睡困难的同学们,可以试试我的办法。

十年后的我自己

十年,想不到这么快,我也到了谈论这个词的时候。在大多数时候,我都认为自己还年轻,却不得不接受被小孩子叫叔叔,越来越失去反驳的立场。

在数年前,我会摸摸她们的头说:叫哥哥。

在我的最高学历,初中同学群里面。这个被我们忘却的QQ群在最近反常地开始升温,大家聊天的话题都一致:

我们十年了。

无论如何挣扎,岁月却不会给我找借口。即便我觉得毕业就在昨天,翻墙出去通宵上网,调皮捣蛋是家常便饭,但看着他们的讨论话题已经是收入、结婚、小孩、装修,昨天他们还在讨论隔壁班姑娘哪个最好看,一种莫名的对撞自然而生。

时间它不等我。

不再青涩,依然彷徨,走在验证和实践人生的道路上一直向前。

今日我,明日我,日日我。

流年不利,流年不利

图片来自felix824同学,2012年摄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来源)。

撇开很多复杂的立场、对错问题,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仍然愿意向那些曾经愿意「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的人们,并且身体力行去实践去推动,表达我的敬意。

希望我们能永远保有这些良好的品质,不失去对美好生活向往与憧憬的能力,做自己喜欢的人。今天在社交网络禁言一天。

沉重的部分说完了,来扯点不开心的事情让大家开心一下。我购入不到一个月的 Sony α7 with FE 35mm/F2.8,顺利在山西太原迎泽公园被盗,损失一万元人民币大洋。

上图,就是我前一天最后一次给它留影的时刻。

肉疼,肉疼,真 TM 肉疼。本来这是我计划用三五年的人文套装,现在我又变成只剩下 iPhone 相伴的手机摄影党,给自己立帖,一年之内不再入手相机,否则剁手。

iPhone 摄影并无不好,不过相机更多时候是一个玩具,可玩乐趣远超过手机,而且也不用考虑电量的问题,多备几块电池就好了。也许下一部,如果我真的还计划入手下一部相机的话,应该会是 Sony RX 2/2R?

真的是大爱 35mm 焦段!!!

流年不利,就当破财免灾了,报警备案了,但是已经不报太大期望。这件事儿让我对太原的印象,真的是极大的减分。算了,好好恢复心情,恢复工作。

XJP

2014 年 05 月 30 日

有很多人会问,杨涛,你想要什么?

这是一个有病句的说法,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情境,不同的情绪触觉下,这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有一个家,有一只狗,有一个贴心陪伴大家可以相互体贴的另一半,有时间可以一起出去玩玩,没时间可以一起在家里看DVD,在对方需要关心的时候关心,或者只是能够坐在一起,牵着手,一直下去。

有三两好友,不闲有事的时候,也可以出去坐坐喝两杯,听听歌抑或是任夜风拂过面庞,看周围人群来来往往。

拥有值得奋斗并奋斗的人生,偶尔加班到通宵,偶尔消极怠工,有担当、有责任,能找到一些乐趣,并乐在其中。

不因为生活的磨砺,而失去对美好生活的热望与拥抱,多出去走走,认识不同的人,听听别人的故事,也创造自己的故事,不停步,不妥协。

用力生活,用力工作。尽可能做自己,不忘初心。

四月青海湖,一场匆忙说走的旅行

这是一次仓促开始的出行,在 14 年去云南放荡过之后,心里多少还是有耐不住的冲动,想要找一个地方安静散散心。

清明假期不长不短,如果“双飞”出发的话,倒是刚刚能有一个不错的短旅行。三四天时间,适合找一个地方安静待着,看看风土人情,与超过十天那样的“奢侈”假期完全不同风味。

但是想象跟现实总是有着巨大的差别,我在匆忙两天时间完成西宁、青海湖二日游,头天出发第二天返回,一场匆忙说走的旅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概是最好的注解。

选择去西宁,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莫家街的羊肉、酸奶都不错,但国内每个城市都能有些不错的小食,大抵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特色。更多,还是因为青海湖。

但,零碎有一些记录,作为这段行程的开端。

对于西宁有个说法,是内地人眼里的边疆,边疆人眼里的内地,有不少人会把这里当做自己青藏旅行的第一站。同时,汉、藏、回三族的共存,给这个城市增加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语言、饮食、建筑。

对于西宁,这个城市另外一个标签便是宗教,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其中著名的塔尔寺被誉为黄教藏区六大寺庙之一,而东关清真大寺也是西北地区四大清真寺。

宗教特色,大概是我对西宁印象中最特别的一部分,此前我并没有去过宗教特色很重的城市。而西宁大部分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人,他们的生活有清真寺、礼拜、朝圣,这些对于普通人完全陌生的词汇。上图的男士,是东关清真大寺内的一名“演讲家”,是的,没错,他讲述伊斯兰教教义的时候,那种充沛的热情能够让任何人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在青海湖周围,留给我的几个印象:第一是云淡风轻,尽管四月份的能见度不是很好,但仍然可以看到很蓝的天,因为高原气候的原因,所以四月还能看到很多雪山,雪山的顶上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云朵。

第二是天气变幻莫测,在去青海湖的当天,西宁市区的天气还不错,但在去青海湖的路上居然还下雨了,好在下午又放晴了。

第三是鬼,怎么说呢,貌似去藏区旅行都会有这样的问题。东西比较贵,纪念品一般价格比较黑,住宿比较贵,而且景区周边的配套还是很差。回来听包车的师傅说,因为青海湖适合游客来玩的时间比较短(大概5-10月),然后几乎大部分人只来一次,所以大家的心态都是宰一个算一个。

青海湖,应该怎样评价呢,这不是一个需要去“旅行”或“旅游”的地方,而是适合去经历的地方。徒步、骑行都是不错的选择,天高湖阔,天下大可去得。

同行的姑娘,开朗大气。

最后上一张自己的大脸照镇楼,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且行且珍惜。

开始与告别

人生,就是不断地开始,与不停地告别。

十分钟前,我发了这么一条状态。没写出来的一句是,但我们却发现,永远也少一个机会说再见,只因你不愿相信。

刚才一位同事的父亲离开了,3 月 25日 他跟相恋八年的女友扯证结婚,命运就是这么微妙的一种东西。你所不愿意失去的,正是你不断前行的一部分,不因为任何外力而延迟。

有这么深的体会,是因为一年多以前“奶奶”去世时,我曾有过同样痛彻心扉的感觉。最痛的感觉不是恨,而是这个人不再跟你有关,而且她的一切一切,都会被时间给抹掉痕迹,如同从未存在,这让人恐惧。

在我们出生后的数年,父辈们的父母、长辈也就是这样消失。

我爱奶奶,她之于我,像是撑起一片天空的伟大母亲。所以我的伤痛,远比丧母要来得直接得多,子欲养而亲不待,时间,你能不能更慢一点。

这便是人生,这便是命运,这便是千万人须遵从的规则。曾经想过一件事,假设有一天生命科学进展到人类可以无限寿命的时候,我们这一切的伤痛是不是应该终止了呢?

答案,或开始与告别,并不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