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易到与周航

周航的易到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对新生事物敏感的人。

2013年七月,离开前东家 TECH2IPO 加入极客公园,因为公园和易到、航叔合作很多,我才第一次使用易到。

体验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你可以见到宝马5系、MINI、奔驰 S ,司机都着装齐整并,由内而外透露出一种自信?似乎用骄傲更适合。

他们会揣摩乘客的性格和情绪,来决定是不是要聊一路,还是说就充当沉默的白马骑士。通常他们都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并乐于交流,赶路的时候聊聊天也是不错的放松。

这种体验,在Uber 2014年进入中国市场,与推出人民优步中间时间,带来的优质体验类似。

这两者拥有共同点:

1、定价较高,区别于传统的刚需出租车服务,提供差异化的“服务体验”。
2、有一部分不为单纯收入的“好玩有趣”司机,这让整个服务过程充满一些惊喜与刺激,这与Airbnb 死忠同理。
3、你没车,或者你有车但是不方便(限号 | 懒 | 更体面),主要覆盖接送机、接送客人(亲戚朋友)、商务出行的需求。

实话说,当时的滴滴更像是一个改良产物,通过智能手机与 APP 作为中间件,通过补贴争夺客源,成功解构了传统出租车行业。回过头来看,这仍然是一个了不起的创新。

但这并不妨碍易到的继续生存,他们本就是满足不同的出行需求。

回到四年后的今天,滴滴被看做是出行领域的统治者,但首汽约车、神州专车仍然在自己的领域有一席之地,甚至有要复辟反攻的趋势,自营管控、高净值、高利润率、高提成是他们的核心武器。

消费需求构成的丰富性,和持续不断的消费升级,是易到有理由去持续耕耘的核心洞察。

就像是中国互联网存在屌丝创业、高净值创业两大流派,前者擅长摧枯拉朽,后者擅长构建细致体验,并无高下之分。

但在当时的那个当下,航叔面临来自资本、管理层甚至员工的担忧,那是一个看着巨大车轮袭来充满恐慌的心情,创业毕竟不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1、滴滴的高速成长,会不会有一天回来用“补贴模式”进攻易到的领域?
2、为了应对滴滴的威胁,易到是否需要也引入第三方司机,提供更低价位的产品,使用高额补贴来进行反攻。
3、最大的问题是,即便滴滴后续不推出专车服务,但滴滴在出行领域的连续大额度融资,就像一个黑洞,挤扁了易到的融资能力。

在这个环境下,我们看到易到先是大段时间犹豫,随后跟进,然后弹药不足,乐视入局,然后逐渐变成今天的局面。

易到的前半段是极好的,中间伴随着战略犹豫和持续缺钱带来的混乱,后段怎样,还有待后来者书写

回过头来看,我希望航叔能有机会重新执掌易到,看看这位理想主义者最终将把易到带到什么样的地方。

他的成败,与他的身体力行能验证几个我很关注的问题:

1、依靠好的产品与服务体验,在中国能否获得成功?
2、资本补贴争夺用户,是否真的牢不可破?
3、生态、锅、锅盖的结局?

祝福航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